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将更好地服务于妇女和女童的权利


“权利并不是一种赞赏或欣赏制度——它们不是奖赏或成绩,也不是指标或目标。它们不是展览品。”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凯特·吉尔摩说,“人权是我们当中最优秀和最不幸的人共享的,为我们每个人所有,不排斥任何人,符合我们所有人的利益。”

吉尔摩在2016年妇女分娩会议闭幕式上做了这次发言。这是一场关于妇女和女童健康与权利的全球会议。这场会议每三年举办一次,汇聚了数千活动人士、非政府组织、政府官员和联合国机构,共同聚焦于如何落实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从而最好地为妇女和女童服务。

对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而言,它已经在多个层面开展工作,增进人们了解妇女和女童健康恶化与妇女人权历来遭到剥夺以及歧视之间的联系。

2012年,办事处编制了指南,采用人权方针减少可预防的孕产妇死亡和发病。这份指南提供了具体的建议,涉及在妇女性和生殖健康权利背景下落实人权的专门措施,比如包括考察预算是否与人权义务相符,审查实际落实情况,确保强有力的问责机制。

印度非政府组织SAHAYOG的召集人加舍达拉·达斯古普塔(Jashodhara Dasgupta)说,来到大会就是一个机会,能够分享人权如何融入关于妇女和女童健康问题的讨论。她的组织一直在印度积极推广办事处的指南,特别是将预算作为一种政府问责形式的想法。

“人权需要物质基础。”达斯古普塔说,“议会的预算监督是问责的一个重要部分,这不仅关乎政策通告,实际上也关乎拥有资源来实现政策。”

活动家艾利尔·弗里斯坎卓(Ariel Friscancho)一直在工作中利用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指南,对他而言,这份指南有助于加强卫生当局和各社区妇女领导人的对话。他说,指南也有助于提供改善社区对卫生服务监督的切入点,并处理医生和权利持有人之间的权力差距问题。 

“只要提到这项工具的存在就有助于和当局开展的对话,以强化保健服务落实过程中的人权原则。”他说,“在秘鲁,有证据表明,因为缺少对服务的信心,实际上只有一半需要保健的人寻求这类护理。”

吉尔摩说,获得关于性和生殖健康权利的准确信息对所有人都十分关键,特别是对年轻人。

“随着青春期的开始,对大多数男孩而言,选择翻倍增长。对大多数女孩而言,选择减少、收紧直至降为最低。”“若对实现性和生殖健康权利的障碍不管不顾,这是我们承担不起的。它们是人权问题。这是各地妇女和年轻人的权利。如果我们辜负了他们,他们要用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未来付出代价。”

2016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