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2019冠状病毒病影响的妇女应参与复苏工作


在政府放宽针对2019冠状病毒病采取的全国封锁措施后,2020年5月10日,印度金奈的移民工人登上一趟专列。Arun SANKAR/法新社

联合国专家在人权理事会上表示,为遏制2019冠状病毒病传播而实施的隔离、学校停课和其他行动限制导致性别暴力行为急剧增加,特别是家庭暴力和亲密伴侣暴力行为。

专家补充道,这是由于无法避免的更紧密的共存、经济压力以及社会和保护网络的破坏,导致紧张程度加剧造成的。

此外,医疗卫生系统超负荷、资源重新分配、医疗用品短缺以及全球供应链中断,损害了妇女和女童的性与生殖健康以及相关权利,包括她们获得孕产妇保健、避孕以及艾滋病毒/艾滋病和其他性传播感染治疗的机会。

不平等现象加剧意味着妇女和女童面临更高的风险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专题活动、特别程序和发展权司司长佩吉·希克斯(Peggy Hicks)表示:“妇女和女童面临更高的风险,不是因为任何固有的脆弱性,而是因为已经存在的歧视和不平等现象。许多人把这称为大流行病中的大流行病。”她援引了联合国人口基金的预测,该预测表示如果限制性措施持续六个月,全球将会有超过3100万宗性别暴力案件。

她补充道:“幸运的是,我们已经有了有效的战略,可以在促进性别平等的同时重建更美好的家园。它们分别是《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北京行动纲要》和《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以真正全面的方式加快落实这些战略。”

妇女一直处于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的第一线。妇女占全球卫生工作者的70%。她们还在必要服务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如食品生产和供应链、清洁和洗衣,以及照料工作。

然而,许多妇女工资很低,从事非正规工作并在非正规部门就业,导致她们得不到社会保护或获得社会保护的机会有限。妇女在酒店、零售和服务业中的比例过高,而这些行业在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过程中受到了最严重的打击。

此外,已经存在的性别不平等现象,例如男女薪酬差距以及男女无偿照料和家务的分配严重不平衡,可能导致妇女在大流行病期间和以后放弃进入劳动力市场。

增强包容性才能更好地重建

西班牙外交、欧盟与合作大臣阿兰查·冈萨雷斯·拉亚(Arancha Gonzalez Laya)表示,自大流行病开始以来,西班牙的目标之一就是确保复苏具有可持续性和变革性,将人权置于“复苏并超越从前”计划和政策的中心。

她表示:“大流行病后的经济应对措施和复苏政策必须专门解决大流行病对妇女的影响。承认无偿照料工作、缩小薪酬差距,以及提供财政和社会保护政策,应能真正赋予妇女经济权力,并避免贫困女性化进一步加剧。”

专家还指出,基层妇女组织和妇女人权维护者,一直处于监测2019冠状病毒病对妇女和女童影响的最前沿。

小组成员埃迪塔·阿迪安博·奥钦(Editar Adhiambo Ochieng)就是其中一位人权维护者,她是女权主义者争取和平权利和公正中心的创始人。她来自肯尼亚内罗毕的基贝拉非正规住区。这位妇女权利活动家表示,大流行病席卷了整个世界, 它也对非正规住区的妇女和女童产生了涟漪效应,包括每天都有年轻女童和少女被亲戚和邻居强奸或玷污。

她表示:“我们为妇女创造了安全空间,因为基贝拉的大多数妇女都是家政工人,有些人已经失业了。仅是留在家里就很困难,因为她们遭受了越来越多的家庭暴力,而且作为家庭的经济支柱,她们现在无法养活家人。”

该中心一直在与妇女和女童谈论性暴力、性别暴力以及生殖健康问题;并持续向妇女提供避孕药具。

联合国人口基金执行主任 纳塔利娅·加奈姆(Natalia Kanem)指出,医疗系统普遍存在性别不平等现象,妇女的特殊需求,包括在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第一线妇女的需求,都没有得到充分满足。她还敦促各国“在2019冠状病毒病期间大力维护妇女的性与生殖健康及权利”。

“2019冠状病毒病影响着每个人,但不会平等地影响每个人。人口基金预计,大流行病可能导致数百万宗性别暴力案件,以及因为计划生育被中断,将导致数百万宗意外怀孕的事件。

大流行病导致医疗卫生系统超负荷、资源重新分配、医疗用品短缺以及全球供应链中断,损害了妇女和女童的性与生殖健康以及相关权利,包括她们获得孕产妇保健、避孕以及艾滋病毒/艾滋病和其他性传播感染治疗的机会。此外,由于儿童支助系统的中断,女童面临童婚等有害习俗的风险大幅增加。

卡内姆表示:“我们已经看到旨在防止童婚和切割女性生殖器官的努力遭受挫折,因为女童不再上学,所以更容易被嫁出去或被残割,这违背了她们的意愿。我们不必让这种情况发生。”

重新平衡结构性权力

印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经济学教授贾亚蒂·高希(Jayati Ghosh)表示,2019冠状病毒病危机以多种方式影响了妇女。它影响了作为家庭和社区的有偿劳动者和无偿劳动者的妇女;女性公民和女性移民;对发展中国家的妇女来说,它还影响了她们获得食物和医疗保健(包括生殖健康)。

她补充道,大流行病“加剧了关系不平等现象和权力结构,使得家庭和社区内的父权压迫成为可能。”

“在大多数国家,女工比男工在封锁期间更有可能失业或面临收入减少的情况。由于学校停课增加了照料孩子和其他家庭责任,越来越多妇女退出了劳动力市场。”

“妇女有偿就业的减少可能会产生较为长远的影响,因为在经济衰退中失业通常会导致工资下降,未来的就业会更不稳定。”

高希呼吁制定“全球新政”,重点关注照料经济,重视解决和减少不平等现象。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菲姆齐莱·姆兰博-努卡(Phumzile Mlambo-Ngcuka)表示,尽管妇女领袖因其抗击大流行病的工作而受到称赞,但在世界各地,妇女仍然面临政治领导方面的障碍。

“她们已经‘拉平了曲线’,并通过透明度、公众参与和基于科学的决策制定了新的领导标准。她们承认恐惧,并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她们现在是应对危机的榜样,将激励未来几代妇女。”

鉴于大流行病加剧了性别不平等,姆兰博-努卡进一步强调,妇女领导作用在2019冠状病毒病应对工作中的重要性。她表示:“在立法、政策和预算决策过程的所有阶段,妇女的参与至关重要。这可能需要采取临时特别措施,例如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和《北京行动纲要》经常建议的措施。”

姆兰博-努卡补充道:“一些女性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正在向世界展示,如何找到可持续的解决办法来应对大流行病。我们必须仿效她们,确保在大流行期间和以后,有更多妇女加入她们的行列,成为领袖和榜样。”

2020年7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