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少妇女主导的组织和运动,从2019冠状病毒病中复苏将“难以实现”——联合国独立专家


联合国和平集会自由权和结社自由权特别报告员克莱芒·尼亚雷索西·武莱表示:“尽管妇女和女童在社会行动及民间社会中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但其贡献依然遭到低估和削弱,可依靠的资源不足。”

武莱向纽约联合国大会提交其最新报告并作发言,在报告中肯定并高度评价妇女活动人士对推进民主、和平和可持续发展所作的贡献。

专家敦促各国加快努力,在2019冠状病毒病期间以及全世界努力从大流行病中复苏之际,保护并资助由妇女主导的各种组织和社会运动。

专家进一步指出,妇女一直是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病的第一线人员,许多妇女自愿付出时间,保护自己的社区。这表明,即使在最具挑战性的时期,当妇女行使其和平集会和结社权时,整个社会都将从中受益。

武莱在报告中指出,各种年龄层和背景的妇女,一直领导和激励寻求改变全世界社会、政治和经济结构的社会运动、和平抗议以及民间社会倡议。

武莱指出:“过去五年中许多最重要的运动,是由妇女和女童所领导。没有她们的领导力与远见卓识,就不可能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取得这些进展。”

资金短缺和代表性不足

尽管妇女一直工作在全球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第一线,但她们在国家一级相关决策机构中平均只占24%。妇女组织的努力也遭到削弱,尤其是各地方性组织,其原因是捐助者在健康危机期间改变优先捐助对象,尤其使妇女团体面临更为严重的财务风险。

武莱警告:“许多地方性妇女团体将可能失去关键性的支持,面临关闭。她们工作在影响最严重、最难以到达的地方,然而获得的支持却最少。”

该专家认为,当年龄、种族、族裔和能力等其他障碍相互交织在一起时,妇女组织在获得资助以及提高代表性方面遇到的阻碍更为严重。

来自私人和公共领域的报复和抵制

武莱表示,虽然确保妇女参与公共生活方面已取得重大进展,尽管国际社会积极致力于让妇女参与决策,但国家和非国家行为方继续侵犯妇女线上和线下和平集会和结社自由的权利。

在不少情况中,形势甚至有所恶化,出现更多严重侵犯妇女基本自由的行为,性别平等也受到抵制。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加剧了上述许多挑战和制约。

他进一步表示,妇女因行使这些权利而遭到报复,最严重的形式为性别暴力,这种暴力甚至始于踏出家门之前,并一直延续到街头、工作场所直至数字领域。

武莱指出:“民间社会和工会领导人中的妇女成员经常成为暴力威胁和骚扰的目标,因为发表公开言论和组织起来以改善民众生活而遭到报复。在暴力侵害妇女行为高发且公民空间逐步缩小的国家,妇女经受(往往未被认识到的)‘双重危险’。”

武莱承认妇女组织和妇女运动通过运用数字技术加强了集体行动,但强调指出:“社交媒体已然成为一处不友善的空间,对民间社会和社会行动中的妇女充满了极端风险。”接受武莱咨询的一些妇女人权维护者报告说,社交媒体上的性别歧视和贬损言论已经司空见惯。

围绕武莱的发言有一场虚拟会外活动,题为“颂扬民间社会和社会行动中的妇女”。活动中,哥伦比亚中美洲妇女人权维护者网络知识生成和系统化协调员马鲁西亚·洛佩兹(Marusia Lopez)描述了自己与其他维护者在社交媒体上遭到的攻击。

洛佩兹表示:“有厌恶女性者的侮辱、性暴力威胁、污名化、也有对我们工作的贬低,还有人要求我们回归家庭,承担传统上强加给妇女的家庭责任。她们还遭到网络曝光(在互联网上发布私人信息)、私刑威胁、网络研讨会、网站和社交媒体账户也受到黑客攻击。”

将承诺转化为行动

报告员强调指出,报告中所描述的持续不断的歧视和暴力趋势,毫无道理可言;得之不易的成果因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出现倒退,更是无法让人接受。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北京行动纲要》和《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为保障性别平等提供了强有力的规范框架。我们仅需加快落实各项承诺,并将承诺转化为行动。

报告呼吁发展和捐助机构增加经费与灵活性,以便地方妇女组织和运动能够迅速扩大其方案规模,并适应2019冠状病毒病带来的风险。

“当妇女组织和运动受到保护并获得资源,就能够并终将引领世界重建得更好。”

2020年1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