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事务主管向人权理事会呈交年度报告


联合国人权事务主管扎伊德向人权理事会呈交了年度报告,他说,他对全球民主空间受到越来越多的威胁表示警惕。

2015年观察到的对民间社会行为者的逮捕、骚扰和起诉违反了已批准的联合国人权条约和协议,它们本应代表各国对保护人权的承诺。扎伊德说,没有实地的真正自由,批准行为就可能只是“装点人权的门面”,他还强调,“人权义务不该成为一项‘打钩’作业,仅是为了提高一国的国际形象”。

他说,抵达欧洲海岸的移徙者和难民的状况“令人咋舌”。他对本周稍早宣布的欧盟与土耳其草拟的安排表示警惕,他说这可能导致“集体任意驱逐”和对特定国籍的人跨越边境的限制,违背了国际和欧洲法律。

扎伊德指出,400多人去年在逃离欧洲的冲突和贫困途中死去,还有更多人在中东死亡,他援引了叙利亚、也门和伊拉克的局势。

在北非,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近期发布的多份报告详述了利比亚和南苏丹境内人权限制和侵犯在完全有罪不罚的情况下发生。

再往南,布基纳法索和中非共和国通过开展和平而公平的选举,成了非洲大陆民主的典范;而布隆迪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在其公民受到的人权限制重压之下,国家稳定继续岌岌可危。

扎伊德指出,拉丁美洲的寨卡病毒危机已证明不只是一场公共健康危机,还是该地区妇女性和生殖健康权利的难题,是出生时带着寨卡病毒相关残疾的儿童的护理难题。

“由于寨卡和新生儿小头症之间的明显联系,多国政府已建议受灾区的妇女不要怀孕。”他说,“然而在许多国家,性暴力频发,获取性和生殖健康服务严重受限——特别是对穷人。”

在非洲人后裔国际十年的启动之年,约有300名非洲人后裔被警察杀害;在巴西,警察杀死的2000人中,非洲裔青年的比例高得出奇。

在地球的另一边,尼泊尔,旨在解决冲突根源的行动收效甚微,这场冲突历经十年才终告一段落。“根深蒂固的族裔和种姓歧视,获取经济资源的不平等途径,赤贫和普遍的有罪不罚。我担心,除非这些炙手可热的当前问题和过去的侵犯得到妥善解决,否则这个国家会继续处于进一步动乱的风险,甚至爆发新冲突。”扎伊德警告。他补充道,“对于斯里兰卡,它正走在通向问责、和解与持久和平的道路上”,这是重要的一课。

此外,中国和马来西亚批评政府的声音继续受到压制。“在马来西亚,民主空间继续受限,政府对不断扩大的记者、人权维护者、政治对手和批评之声群体使用‘煽动’和其他罪名。”扎伊德说。他还指出,他已表达了对中国逮捕律师和其他活动人士的关切。

扎伊德对联合国维和人员在中非共和国持续不断的性剥削和虐待儿童指控感到震惊。

“只有会员国能够采取行动,终结在联合国就职的本国国民所犯刑事罪行的有罪不罚,包括性虐待。只有会员国能够开展刑事调查并进行起诉。”他强调。

最后,扎伊德提到了他办事处的财政状况,他希望重组办事处,创建新的区域中心,让它更贴近实地。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严重依赖于各国的预算外捐赠。为了积极响应它收到的援助请求,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将需要2.17亿美元。然而,它预计能收到的款项实际上只有1.3亿。

“这两个数字之间的差距代表了我们无法帮助的人们。代表了我们无法开设的外地办事处。代表了我们无法查明的事实,我们无法协助或代表的受害者。”他说。

2016年3月10日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