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伊德向人权理事会表示:“博科圣地依然有造成巨大破坏的能力”


“我的工作人员对尼日利亚东北部博科圣地袭击事件中曾被俘虏者和幸存者进行了访谈,访谈反映出一种可以追溯到几个月、甚至几年前的不加区分的恶意攻击模式。”联合国人权事务主管扎伊德向人权理事会表示。

扎伊德向理事会汇报了他向乍得湖盆地地区派出的一支小组的调查结果,该小组的任务是记录该恐怖组织过去一年在喀麦隆、乍得和尼日尔的人权侵犯行为。

他指出,仅仅在2015年4月,就有4万人因为博科圣地袭击尼日尔乍得湖上的小岛而流离失所,他们也见证了该叛乱组织的恶劣暴行。

接受采访的幸存者描述了逃离屠杀的场景;整个村庄被烧毁;在礼拜场所避难者被杀害;在“法院”审判后施以酷刑和残忍及有辱人格的待遇;绑架男孩并招募其加入组织,以及绑架妇女和女童。

“人权高专办的访谈证实,在妇女和女童被俘虏期间——许多情况下俘虏期持续数月甚至几年——她们被性奴役、强奸并被迫进行所谓的‘结婚’。”扎伊德说,“许多这些可怕经历的幸存者目前都怀有强奸犯的孩子。”

在这个历来靠生产粮食在整个萨赫勒地区进行贸易的区域,破坏和流离失所已经影响了它的经济。扎伊德关心的是,经济上的影响已经因为区域当局采取的安全措施而恶化,这些措施是为了限制人口、车辆和物资的流动,理由就是它们可能被博科圣地利用。

“(这类安全措施)在受影响社区中产生了可以理解的反感,这可能最终推动对博科圣地的支持。”扎伊德说,“在开展这些行动时,该区域的安全部队不增加民众的苦难这一点十分重要。”

扎伊德还对前博科圣地俘虏(包括儿童)被喀麦隆和尼日利亚当局关押的消息表示震惊,他们有时候在未被指控的情况下长期关押。另一些说法指出,回归者也会被当地人民怀疑与恐怖组织串通。

“我必须强调当事国军方和警方在开展针对博科圣地的安全行动时更多地关注人权的必要性。”扎伊德说,“保护平民必须是所有军事行动最重要的关切,要遵守保护人权的严格交战规则和国际人道主义法。”

喀麦隆作为当事国发言,它表示,该国政策充分符合人权:在极北区25人死在监狱后,肇事者已被解除职务。被相关国家认定为童军的被拘儿童已经获释。

乍得指出,博科圣地产生于尼日利亚,但是乍得湖盆地的所有国家现在都牵涉其中。数千尼日利亚难民已经逃往乍得,数千乍得人曾在博科圣地开展活动的地区生活工作。乍得位于打击博科圣地的前线,并于6月15日在Ndjamena遭受了自杀袭击,导致100多人受伤。

尼日尔表示,在大量人道主义机构的支持下,政府向难民和流离失所者提供了支持,但需要更多的食物、保健和卫生资源。尼日尔补充道,它拥有合理的权利来发动战争,保护自己和人民免受博科圣地侵害。

尼日利亚表示,人权侵犯将在防范恐怖主义法和其他相关犯罪法的范围内接受调查和起诉。

2015年7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