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权利委员会

工作方法

一、简介

二、缔约国报告的准则

A.会前工作组

B.建设性对话

C.结论性意见/评论

四、对结论性意见/评论的跟进

五、鼓励缔约国进行报告的策略

六、秘书处提供的文件

七、与专门机构和联合国机构的互动

八、非政府组织和国家人权机构参与委员会的活动

九、一般性意见/建议

十、委员会通过的声明

十一、个人来文

十二、其他事宜

一、简介

...

二、缔约国报告的准则

委员会旨在设计报告程序和与缔约国的对话,用有条理且内容充实的方式应对首要关切问题。为此目的,委员会已就缔约国根据《公约》第44条第1(a)款提交首次报告的形式及内容准备了两套准则。这些准则分别载于文件CRC/C/5和CRC/C/58,现均已公开并分发给所有当事缔约国。委员会强烈建议所有缔约国依照准则,详尽而及时地向其进行报告。

两套准则均要求报告载入相关的立法、司法、行政和其他信息,包括统计数据,从而为委员会开展分析提供良好的基础。缔约国应按要求提供有关“各种因素和遇到的困难”以及“已取得的进展”等信息,还需提供未来“优先落实的事项”和“具体目标”。

为了便于开展更有条理的讨论,准则根据条款内容并以合乎逻辑的顺序对其进行安排:

(a)一般落实措施(第4、42和44.6条);

(b)对儿童的定义(第1条);

(c)一般准则(第2、3、6和12条);

(d)公民权利与自由(第7、8、13-17和37a条);

(e)家庭环境与替代性护理(第5、18.1、18.2、9、10、27.4、20、21、11、19、39和25条);

(f)基本健康与福利(第6.2、23、24、26、18.3、27.1、27.2和27.3条);

(g)教育、休闲与文化活动(第28、29和31条);

(h)特别保护措施:

(i)紧急状况下的儿童(第22、38和39条);

(ii)触犯法律的儿童(第40、37和39条);

(iii)剥削状况中的儿童,包括其身心康复和重返社会(第32、33、34、35、36和39条);

(iv)属于少数群体或土著群体的儿童(第30条)。

上述清单构成与缔约国开展讨论的议程。

儿童权利委员会也已发布了根据《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的任择议定书》(CRC/OP/SA/1,2002年1月18日生效)提交首次报告的准则,以及根据《儿童权利公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CRC/OP/AC/1,2002年2月12日生效)提交首次报告的准则。

二、委员会审议缔约国报告

根据《儿童权利公约》第44条第1款,当事缔约国负责在《公约》对其生效两年之内向委员会提交有关《公约》落实情况的报告,随后每五年提交一次。根据委员会第30届会议的决定(2002,CRC/C/118),报告不应超出120页(标准页面)。

委员会考虑平均每次届会邀请九个缔约国呈示报告,同时参考提交报告的时间先后,优先照顾首次报告待审时间较长的缔约国。委员会用一天的时间(两场各三小时的会议)公开审议缔约国报告。此外,委员会一般会在届会尾声用二至三小时私下讨论各组结论性意见。

截至2004年4月20日,已有192个国家批准或加入了《公约》。委员会目前已收到276份缔约国报告,包括180份首次报告,85份第二次定期报告和11份第三次定期报告。

A.会前工作组

在召开委员会会议审议缔约国报告之前,委员会会前工作组与联合国机构实体、非政府组织和其他向委员会提交了额外信息的主管机构——如国家人权机构与青年组织等——召开闭门会议。

会前工作组对国家报告的讨论成果即“议题列表”。议题列表旨在向政府初步指明委员会认为应优先讨论的议题。它还使委员会有机会请求政府在会前发送书面的额外信息或最新信息。这种方法让政府有机会更好地准备与委员会开展讨论,讨论通常在工作组之后3至4个月举行。为了增进对话效率,委员会要求缔约国在会前对议题列表进行书面答复,以便能及时翻译成委员会的工作语言。这也为考虑关于技术援助与国际合作的问题提供了契机。

B.建设性对话

缔约国报告将在委员会开放的公共会议中接受讨论,期间国家代表和委员会成员将发表讲话。相关的联合国机构实体均有代表参加。会议摘要记录将予以发布,此外邀请联合国新闻部报道这一进程以发布新闻稿。其他记者、非政府组织代表和任何感兴趣的个人可以自行参加。

事实情况已基本通过书面写明,讨论中应该留有空间来分析落实《公约》方面“已取得的进展”、“各种因素和遇到的困难”。由于整个进程的宗旨是建设性的,应给予其充分的时间来讨论“优先落实事项”和“未来目标”。出于这些理由,委员会欢迎缔约国代表团由切实参与儿童权利相关战略决策的人员构成。若代表团领队有能力为政府负责,讨论就可能取得更丰富的成果,并对决策和执行活动产生更大影响。

委员会任命其两名成员担任“国家报告员”,负责引领当事缔约国的代表团开展讨论。

在代表团领队简短的介绍性发言后,互动对话随即开始。委员会主席会要求国家报告员提供一份简要的概览,说明当事缔约国内的儿童权利状况。随后,主席将邀请委员会成员对第一组权利问题提问或发表意见,代表团可以作答。讨论按照报告准则中指明的各组问题逐步进行。

在讨论尾声,国家报告员将总结其对报告和讨论本身的意见,也可提出建议。最后,邀请国家代表团做最终声明。

C.结论性意见/评论

与缔约国讨论结束后,委员会将在闭门会议中就包含了各项建议的书面结论性意见达成一致。

结论性意见通常包含以下部分:简介;积极方面(包括已取得的进展);阻碍实施的因素和困难;主要关切问题;向缔约国提出的建议。初步意见通常结构相近,但已明确指出它们并非最终意见。

根据《公约》第44条,委员会可在意见中向缔约国要求获得额外信息,从而更好地评估缔约国内状况。提交这类书面信息的截止日期将予以确定。

结论性意见会在委员会届会最后一天通过会议报告时公开,这些意见构成该报告的一部分。意见一旦通过,当事缔约国便可获取,意见也会以委员会正式文件的形式发布。根据《公约》第44条第5款,委员会报告每两年将通过经济及社会理事会提交至联合国大会供其审议。

根据第44条第6款的精神,结论性意见应在当事缔约国内普遍可用,这一点十分重要。如果愿意,缔约国可在任何提交给委员会的额外信息中就任一结论性意见做出评论。

四、对结论性意见/评论的跟进

针对委员会在结论性意见中表达的关切,一般假定缔约国会在下一份报告中予以详述。委员会期待收到书面信息,说明缔约国为解决此前结论性意见中指明的关切问题而采取的后续措施。

根据第45(b)条,委员会可向人权高专办、儿基会、国际劳工组织、教科文组织、世卫组织和人权高专等相关机构实体转交各缔约国请求技术咨询或援助、或指明需要技术咨询或援助的报告,并连同委员会的意见与建议一同送达。这是指与报告程序和执行方案相关的需求。

各国可以请求人权中心咨询服务和技术援助方案提供支持。此类请求可包括批准或加入《公约》和筹备报告所需的审议,也可包括培训讨论会、后续研讨会和其他活动,这些活动旨在传播《公约》的准则及规定,使其融入国家立法和行动计划。

委员会的结论性意见将传播给所有相关联合国机构实体和其他主管机构,并可作为讨论国际合作事宜的基础。委员会还可在意见中特别提出进行这类合作的需要和可能性。

五、鼓励缔约国进行报告的策略

《公约》将及时报告作为自身义务。委员会重视及时报告的重要性。在筹备报告时遇到困难的缔约国可向人权高专办或儿基会请求技术援助。

委员会在其第29届会议(见CRC/C/114,第561段)上作出决定,向所有应在1992和1993年提交首份报告的缔约国发出函件,要求它们在一年内提交该报告。2003年6月,同样的函件也已发送给未能按要求在1994年提交首份报告的三个缔约国。委员会进一步决定以此函件通知上述缔约国:如果它们一年内未能提交报告,委员会将在缺少首份报告的情况下审议该国儿童权利状况,这是委员会《报告程序概览》中(CRC/C/33,第29-32段)根据委员会临时议事规则(CRC/C/4)第67条规定所预见的状况。

了报告准则(CRC/C/5和CRC/C/58),委员会还通过了关于缔约国报告义务的建议。它们向缔约国提供了指导,用以解决在遵循《公约》第44条第1款中提交报告的严格时限方面遇到的问题,也为审议迟交报告提供了指导。这些建议可作为例外措施,仅以一次为限(见CRC/C/139)。

六、秘书处提供的文件

秘书处为会前工作组准备国家档案,其中记载了关于各份受审报告的信息。这些内容包括联合国机构和专门机构、非政府组织和其他主管机构提交的国别信息。秘书处还准备国家简报。文档和国家简报均会在全体大会前更新,并在会议期间供委员会成员使用。

七、与专门机构和联合国机构的互动

自1991年以来,委员会与联合国机构实体就报告程序、组织一般性讨论日、一般性意见的内容、协助非正式实地访问等开展了有力的合作。这可能需要与委员会成员召开闭门会议。根据《公约》第45条第(a)项,委员会可视情况邀请专门机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其他主管机构,就其各自职权范围内落实《公约》问题向委员会提供专家咨询。

八、非政府组织和国家人权机构参与委员会的活动

委员会已系统性地强烈鼓励非政府组织和国家人权机构提交报告、文件或其他信息,从而向委员会提供全面情况和专业能力,展示《公约》如何在某个具体国家得到落实。委员会欢迎国际、区域、国家和地方性组织提供书面信息。信息可以由单独的非政府组织、国家联盟或非政府组织委员会提交。

基于提交的书面信息,委员会将选定参与委员会会前工作组的非政府组织并发出书面邀请。这是与合作伙伴开展对话的良机,以探讨缔约国落实《儿童权利公约》的情况。委员会强烈建议合作伙伴限制介绍性发言的长度,国内非政府组织最长15分钟,其他各方5分钟,从而便于委员会成员与所有参会者进行建设性对话。

会前工作组会议不对外开放,不允许观察员进入。

委员会在第22届会议上通过了《合作伙伴(非政府组织和专家个人)参与儿童权利委员会会前工作组的准则》。(CRC/C/90,附件八)。

非政府组织、国家人权机构和其他主管机构可以请求与委员会私下召开会议。

九、一般性意见/建议

委员会基于《公约》具体条目、规定和专题通过一般性意见,协助缔约国履行其在《儿童权利公约》之下的义务,并鼓励国际组织和相关专门机构逐步而有效地充分实现《公约》承认的权利。各成员可随时提议就具体条目、规定或专题准备一般性意见。委员会有时会决定就此前在一般性讨论日探讨的条目、规定或专题拟定一般性意见。

委员会一般会与若干选定的专家分享一般性意见草案,包括其他条约机构的专家,以听取评论。

十、委员会通过的声明

...

十一、个人来文

《儿童权利公约》不负责接受并审议个人投诉。不过,委员会建议儿童或儿童代表向其他条约机构交涉,即:人权事务委员会;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问题委员会;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或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人权委员会特别程序也大体如此,包括有关紧急行动和呼吁的机制,这其中又包括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特别报告员;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法外处决、即审即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或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

十二、其他事宜

自1992年以来,儿童权利委员会共组织了13个一般性讨论日,探讨《公约》具体规定或相关问题。委员会一贯会在这类专题讨论日的结束阶段通过建议。通常而言,讨论日以工作组形式开展,根据委员会8个月前通过的提纲讨论各个分议题。一般性讨论日为公开会议,向缔约国代表、联合国机构实体、非政府组织、国家人权机构、专业团体、学界、青年团体和其他感兴趣各方开放。

值得注意的是,曾有两次讨论日(1992年武装冲突中儿童问题讨论日和2000-2001年儿童与暴力问题讨论日)根据第45条产生了提交联合国大会的建议,请求秘书长代为研究相关议题。联合国关于武装冲突中儿童影响问题的研究在1996年由联大通过(A/51/306和Add.1),联合国关于暴力侵害儿童问题的研究正在准备中。

2003年年底,委员会决定恢复曾在1997年中断的一项做法,即对缔约国开展非正式访问。这类访问的目的在于:协助准备有关缔约国报告的讨论,或跟进委员会就具体缔约国通过的建议(结论性意见)。

国别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