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方法

1. 特别报告员的实际活动

特别报告员的正式任务授权非常广泛,因此需要确定履行这项任务授权的战略、重点和活动。“保护”人权维护者是特别报告员压倒一切的重点。保护被理解为包括保护人权维护者本人保护其维护人权的权利

特别报告员鉴于其任务授权的包罗万象,尽一切努力确保对于各国平等地执行同样的标准。特别报告员展开几大类活动,但这些活动之间往往有一些重叠,有些活动为一些不同的目标服务。

(a)与人权维护者的联系

首先,特别报告员试图通过以下方式方便人权维护者同她联系:

  • 随时接受人权维护者提供的资料,包括关于侵犯其人权的指控(见下文“(d)个别案件”),并利用这种资料确定应与各国交涉的事项;
  • 定期参加各种国家、区域和国际人权活动(包括人权理事会年度会议),以便有机会与世界各国的人权维护者接触。

(b)与各国的联系

特别报告员经常与各国保持联系。

一般联系通过日内瓦的人权理事会年度会议和纽约的大会等论坛展开,特别报告员在这种论坛上向各国提交年度报告,答复他们的问题,并可以与各国代表团会晤讨论所关注的问题,包括个别案件。

比较具体的联系是在各种会议上或以书面形式双边进行的,特别报告员利用这些场合向各国提出引起关注的具体问题,并取得国家支持,以便解决一起案件或取得访问的邀请等等。

(c)与其他关键行为者的联系

特别报告员在全年会晤与其任务授权和活动有关的其他许多行为者,包括国家议会、区域政府间组织和致力于改进人权维护者作用和处境的国家集团。

(d)个别案件

特别报告员就侵犯人权维护者人权的个别案件与有关国家交涉。关于这种案件的资料是从各种来源收到的,包括国家当局、非政府组织、联合国机构、媒体和人权维护者个人。

收到资料时,特别报告员首先努力确定这种资料是否属于其任务授权范围。其次,尽一切努力确定关于侵犯人权的指控是否可能有效、资料来源是否可靠。第三,特别报告员与发生指称的侵犯人权行为所在国政府取得联系。通常的联系方式是,向该国驻联合国日内瓦外交使团发送“紧急呼吁”或“指控函”,已转交至各国首都。函件就受害人、人权问题和指称的活动提供详细资料。函件的首要目的是确保国家当局尽早知晓指控,有机会进行调查并制止或防止任何侵犯人权行为。

  • 紧急呼吁用来通报据称正在发生或即将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其目的是确保有关国家当局尽快了解情况,以便进行干预以制止或防止侵犯人权行为。例如,如有报告称一人权律师由于其人权工作而受到死亡威胁,则此事便将通过紧急呼吁处理。
  • 指控函用来通报据称已经发生而且对所涉人权维护者的影响不再能够改变的侵犯人权行为。例如,这种函件用于特别报告员在侵犯人权行为实施很久以后才收到资料并得出结论的案件。例如,如果人权维护者遭到杀害,则此案将通过指控函向有关国家提出。

在这两种函件中,特别报告员请有关政府采取一切适当的行动,调查并解决指称的事件,并通报其调查和行动的结果。指控函主要着眼于请国家当局调查这些事件并对肇事者提起刑事诉讼。发给各国政府的函件是保密的,而且一直保密到在所有特别程序的来文报告中被公开时为止。该报告每年发布三次,并会在人权理事会届会上提供。

特别报告员不断与具体案件涉及其任务授权的联合国特别报告员磋商,并经常与他们联合发出关注函件。

右栏中“提交投诉”列举了关于特别报告员为了对一起案件采取行动需要何种资料以及应如何提交资料的准则。

(e)国别访问

特别报告员受权对各国进行正式访问。有些国家发出长期邀请,至于其他一些国家,特别报告员致函该国政府请求发出邀请。这些访问使特别报告员有机会详细审查该国人权维护者的作用和处境,查明任何问题并就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提出建议。特别报告员的任务授权要求其以批判的眼光调查一国的人权维护者的处境。然而国别访问的目的是提供一项独立和公正的评估,以便于所有行为者加强人权维护者的作用和对他们的保护。

国别访问通常为5至10天,特别报告员在访问期间会晤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有关政府部长、独立的人权机构、联合国机构、媒体和人权维护者本人以及其他人。

这种访问期间提出的问题包括:对于人权维护者的侵害;人权维护者展开其人权工作所在“环境”的态势,包括结社和言论自由、取得经费的可能性和国内立法对人权维护者的支持,以及当局为保护人权维护者免遭侵害而展开的努力。

每次访问结束几个月以后,特别报告员提出一份访问报告,除其他外,列明主要关注的问题和对于应采取行动的建议。然后该报告正式由特别报告员提交人权理事会。

(f)讲习班和会议

特别报告员每年参加围绕着人权维护者的中心议题或围绕着与人权维护者有关的更广泛的议题组织的一些活动,包括讲习班和会议。这些活动可能由国家、联合国、学术机构、非政府组织或其他行为者组织。

(g)战略

特别报告员可以确定被认为对世界各地的人权维护者的作用和处境有重大影响的议题,并试图通过在这些方面采取具体行动来支持人权维护者。连同提高对《人权维护者宣言》的认识,该任务授权还关心民主化进程、或是安全或反恐立法对人权维护者的影响等议题。此外,该任务还特别关注处于危险之中的特定人权维护者群体,包括妇女人权维护者、以及那些工作围绕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土地问题、少数群体的权利、土著人权利等问题的人权维护者。

(h)报告

特别报告员按照任务授权向人权理事会和大会提交的年度报告记载一年的活动,叙述在这一年里所出现的主要趋势和令人关注的问题,并就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提出建议。有些报告审查令人关注的重大议题,如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维护者们和集会自由方面的抗议权利维护者在工作上面临的挑战,或安全立法对人权维护者及其工作的影响。这些报告非常有用地说明了特定国家和区域的人权维护者所遇到的问题以及引起全球关注的特定议题。各项报告中所列的建议为各国、联合国机构、人权维护者本身、私营部门和其他一系列行为者采取行动提供了依据。

上述所有各类活动的目的是推动保护人权维护者和执行《宣言》。

2.  后勤和资源安排――人权高专办的作用

特别报告员能够使用的资源很有限。因此需要相应地调整战略和活动。

特别报告员在履行任务时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人权高专办),特别是通过相关人权官员取得实质性支助。[1]这些人是在日内瓦工作的人权高专办工作人员,他们负责按照受任者的指示管理由人权理事会制定的专题任务的日常活动。例如,人权高专办官员定期接收关于指称侵害人权维护者的资料,加以分析,并向特别报告员通报。他们为特别报告员起草报告提供支助,并协助筹备和进行国别访问。受任者与各国使馆、非政府组织和联合国工作人员的日常对外联系通常是通过人权官员维持的。人权高专办的行政事务处在旅行和其他活动的安排和经费方面提供支助。

联合国预算提供一定资金用于特别报告员每年进行大约两次的正式国别访问,出席人权理事会和大会的会议,并参加在日内瓦举行的磋商会。有时联合国机构和非政府组织提供额外的资源,支助举办讲习班、发表研究报告和与任务授权有关的其他一般活动。


[1] 根据经费供应情况,可能不止一个人向特别报告员提供支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