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然保护之名侵犯土著人民的权利


保护生物多样性似乎存在代价。但这应由谁来承担?

自然保护政策和土著社区之间目前存在的分歧在肯尼亚的森沃(Sengwer)和奥杰克(Ogiek)人的经历中显而易见。肯尼亚西部切兰加尼山(Cherangani hills)是森沃社区等许多土著人民的家园。然而,肯尼亚的保护政策已经导致土著人民被隔离出自己的土地。

身为森沃人的2016年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土著研究金方案参与者米尔卡•谢克利尔•库托(Milka Chepkorir Kuto)表示:“我们一直面临着大量的人权侵犯行为,被迫迁离我们的林中家园……这使我们无法拥有一个可以安心坐下并‘称之为家’的地方。”

全世界的许多土著人民都经历过同样的困境。当局在未经土著人民自由和事先知情同意的前提下暴力地将其强制迁移出传统领土,且并未给出令人满意的重新安置办法,也没有任何充分赔偿。因此,土著人民的文化权和生活方式遭到了剥夺。若他们尝试返回自己的土地,则通常会因盗猎遭到逮捕,有些人甚至被“生态卫士”杀害。

这些是土著人民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维多利亚•托利-科尔普斯(Victoria Tauli-Corpuz)的一些意见,她在近期发布的报告中探索了土著人民在保护方案和政策中面对的挑战。报告同样指明了保护区政策对土著人民产生负面影响的另一些国家。托利-科尔普斯强调了保护组织和各国为促进一种基于人权的保护方式采取的法律制定、承诺和措施。

“多个国家和保护组织用来迁移土著人民的关键司法判例是过度放牧和过度使用自然资源,这被视为保护政策的主要障碍,”托利-科尔普斯表示,“此类观点并未承认生态复杂性、许多土著人民及其生态系统之间的社会关系以及拥有、管理和控制这些领土、土地和资源的权利。”

她解释道:“同样被忽视的一点是,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被赋予土地权的土著人民的领土得到的保护显著优于与之相邻的土地。”

特别报告员表示:“土著人民声称比任何人都更重视自然,因为这是他们作为独特的民族和文化群体延续其传统食物体系和知识系统的基础。” 她补充道:“同样有证据表明,全世界许多保存较好的森林、草原和水域均位于土著人民的领土。”

托利-科尔普斯认为保护区威胁包括“采掘业、(合法和非法的)伐木业、农产企业种植园扩展以及巨型能源和基础设施项目,且在未获得直接受影响的土著人民的自由和事先知情同意前就予以实施。”

特别报告员重申:“对土著人民权利的尊重应当融入各国、保护组织和捐助者所有关于保护区的政策决定和方案之中,尤其是当这些保护区与土著人民领土重叠的情况发生时。”

托利-科尔普斯将于2016年9月1日至10日在夏威夷召开的2016年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的世界自然保护大会上讨论这份报告。

2016年8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