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巴切莱特向人权理事会介绍50多个国家近期的人权问题

English

发言稿

人权理事会第四十六届会议
议程项目2:高级专员的口头介绍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的发言

2021年2月26日

尊敬的主席,欢迎你作为太平洋区域的光荣代表担任本会议主席,这是对太平洋和小岛屿国家对理事会做出的独特贡献的一种肯定。

各位阁下,

同事们,朋友们,

各国领导人身负重任,面对当前纷乱的疫情,需要做出众多艰难的决策。从卫生政策到突发经济危机和资金短缺,以及各阶层民众不断加深的焦虑感,要解决2019冠状病毒病造成的上述种种困难,是一项艰巨而又富有挑战的工作。根据自身经验和历史教训,我坚信公众参与是走出困境的最好途径。各国民众拥有丰富的观点、经验和不同需求,可以成为各国领导人最有价值和最重要的资源。

参与是一项权利,也是确保政策更合理、更有效的手段。要帮助治愈创伤,弥合深深的裂痕,引领符合期待的变革,每个社会和领导者都需让公众充分而切实地参与其中。世界各地的民众都在明确表达正当诉求,要求在政策制定中发挥作用。响应这一要求是建立公众信任的唯一方法,也是推动制定政策,使之以现实状况为基础,并通过坦诚和不断的反馈意见加以改善的最佳途径。

我提请大家关注《联合国关于保护和促进公民空间的指导说明》,这份文件清楚地说明,维护和扩大公民自由为什么是包括发展与和平在内联合国五大支柱工作的核心。2019冠状病毒病再次表明,这项工作对各国以及多边机构是何等紧迫和重要。

正是值此危机时刻,才最需要公众切实参与,最需要通过监督机构向官员问责并保障新闻自由,从而制定能够最有效应对冲击的政策。现在必须增加而不是降低透明度;提供更多信息;在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公民空间中开展更多的公众辩论和讨论;使治理更加注重民意,更加坚定地维护人权。

主席女士,阿富汗、白俄罗斯、中非共和国、哥伦比亚、塞浦路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刚果民主共和国、厄立特里亚、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巴勒斯坦被占领土、斯里兰卡、乌克兰和委内瑞拉的局势,将在本届会议期间的其他会议上讨论。

各位阁下,

俄罗斯联邦,几项新的法律条款于去年底生效,进一步限制基本自由,包括宪法所保障的表达、和平集会和结社自由权,我对此感到遗憾。现有的限制性法律被继续严格执行,最近全国各地举行的示威游行期间就是如此。警察被多次拍到对总体和平的抗议者使用不必要和不相称的武力,并逮捕了数千人。我也关切地注意到,“外国代理人”一词被不断扩大定义。

土耳其最近通过了第7262号法律,声称旨在防止资助发展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对民间社会组织实施进一步限制和监督。该法案的实施,以及去年7月通过的社交媒体法案和其他限制性立法,可能将导致更多地使用定义模糊的恐怖主义指控来针对和压制批评者。对寻求正义和问责的民众,包括为强迫失踪受害者伸张正义的民众实施报复,使司法独立和法治遭到更为严重的侵蚀,一定程度上导致公民环境日益不安全。学生领导的抗议活动遭到镇压,凸显与各类群体进行更广泛对话的必要性。我还对上周的袭击和大规模逮捕事件感到关切,被逮捕者包括反对派成员,他们被控涉嫌恐怖主义。任何反恐行动都应遵守国际人权法,不应被用来针对不同政见者。

哈萨克斯坦,近期非政府组织遭到行政起诉,我对此感到失望。尽管暂停令已经取消,但非政府组织因被指外国资金行政记录申报不准确而受罚,这一处罚似乎有失适度性,且似乎意在阻碍其工作。我呼吁当局修改国家立法,取消此类造成过多影响的报告规定,它们影响到结社自由的权利。

我欢迎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和俄罗斯联邦领导人在11月9日的三方联合声明中,宣布停止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区的敌对行动。我呼吁,对被控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及周边实施的所有严重违反国际法行为开展调查。必须确保对责任人追究责任,并为受害者提供补救。我欢迎阿塞拜疆对武装部队四名成员的活动提起刑事诉讼。我提醒所有国家,所有被俘或被拘留人员都应获得人道待遇,并受国际法的保护。我将继续寻求我的办事处获得准入。

我担心,多个欧洲国家采取的措施限制了一些组织的工作,这些组织保护移民的权利,并为他们提供援助,挽救其生命。欧盟基本权利机构在最新的情况介绍中指出,自2016年以来,德国、希腊、意大利、马耳他、荷兰西班牙对参与地中海搜救的人道主义行为体提起了约50起刑事或行政诉讼。诉讼大多数在意大利,时间多为2019年以后。我们了解到,目前只有四艘人道主义船只在地中海中部运作,而其他几艘或被扣押或被禁止运作,这引发了严重关切,令人对这条世界上最凶险的移民路线上的人员安全感到担忧。我的办事处一再对此类措施以及相关的恐吓、骚扰、阻挠或拒绝准入行为表示关切。

匈牙利,政府将向移民提供援助及组织边境监测的做法定为刑事犯罪,从而使民间社会无法监测关于欧盟外部边境暴力驱回和其他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报告。我感到严重关切的是,仅在过去两个月里,匈牙利警方就违反匈牙利的国际人权义务和欧盟法律,将约5000人次驱回塞尔维亚。

克罗地亚,当局试图阻止公众监督移民工作,拒绝监察员和人权组织的介入,并对他们的报告提出质疑。上个月,虽然出现了可信的侵权行为指控,但克罗地亚当局阻止欧洲议会议员访问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接壤的边境地区。

民间社会和独立监测对所有社会的健康至关重要。我鼓励欧洲联盟及其成员国确保扭转公民空间缩小的这种趋势,并通过《欧盟庇护和移民公约》等手段制定适当的保护措施。

主席女士,

此次疫情让我们改变了原来的看法,更加敏锐地认识到一国经济中最为重要之所在。卫生保健、儿童保育和社会保护现在被视为必不可少的有效工具,会产生高额回报,可防止出现毁灭性的经济后果。然而,许多亚太国家仅将不到2%的国内生产总值用于社会保障,而全球平均水平为11%,而且经济中的很大比重仍停留在非正规经济。我鼓励整个亚太地区采取行动,以建立更全面的社会保障体系——移民也覆盖在内——以此作为在健康和可持续基础上复苏计划的核心内容。

在整个东南亚地区,公民空间严重萎缩。本理事会本月早些时候讨论了缅甸的严重局势。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包括巴布亚地区)、泰国越南,民众举行和平集会,呼吁政府维护权利,落实问责、透明、参与和法治等民主原则。许多活动人士、人权维护者、环境行为者和记者因此遭到任意拘留和逮捕、骚扰和暴力,并面临重刑刑事指控和判决。在所有这些国家,以及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菲律宾,我们还记录到有人因行使言论自由权,包括网上言论自由权而被逮捕和拘留。对社交媒体的限制性立法,以及措辞模糊的对所谓“假新闻”的禁令,被用来压制民众,其中包括报告医院和社区疫情的卫生工作者和其他民众。

我特别关注的是,柬埔寨公民空间严重萎缩,越来越多不适度的立法和行政措施限制了表达、和平集会和结社以及信息自由等权利。

菲律宾,我们目前与一系列伙伴合作,执行本理事会最近的一项决议。一项联合国联合人权方案即将拟定完成,我将继续敦促所有可能的支持者真正和有意义地参与其中,以便该方案能够取得成效。警察造成的死亡人数居高不下,仍然是一个令人严重关切的问题。

印度,千千万万农民不断抗议,凸显出必须确保将法律和政策建立在与相关人员进行切实协商的基础上。我相信,双方正在进行的对话努力,将帮助最终找出战胜危机的公平解决方案,这将是一种尊重所有人权利的方案。指控报道或评论抗议活动的记者和活动人士实施煽动,以及试图限制社交媒体的表达自由,都背离了基本人权原则,令人不安。在包容和参与方面令我感到鼓舞的是,我的办公室最近参与了喀拉拉邦的一项试点方案,官员、民间社会组织和社区领袖在其中利用创新技术,确保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倾听边缘化群体和贫困民众的声音,满足他们的需求。

我们继续监测印度管理的克什米尔地区的局势,那里对通信的限制和对民间社会活动分子的镇压仍然令人关切。尽管最近恢复了移动电话的4G接入,但通信封锁严重阻碍了公民的参与,妨碍了商业、生计、教育和获得医疗保健和医疗信息的机会。10月和11月对人权维护者的袭击体现了对民间社会的持续限制,以及由此对克什米尔人民传递和接受信息以及就影响他们的政府政策进行自由、公开辩论的权利产生的影响。巴基斯坦管理的克什米尔地区的互联网接入也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在过去的一年里引发了学生抗议。

巴基斯坦,妇女的不平等地位继续导致她们的各种权利普遍遭受剥夺,从受教育到决定自身生活的权利都是如此;产妇死亡率过高,生活贫困,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和性暴力十分严重。去年,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发现“歧视性定型观念十分顽固”,并对普遍存在童婚和强迫婚姻以及所谓的“名誉”犯罪表示关切。来自宗教少数群体的妇女特别容易陷入强迫婚姻,同时被强迫皈依某一宗教。我敦促巴基斯坦,支持和保护工作在促进法律和社会变革第一线的妇女人权维护者和记者。

中国,过去一年在控制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及减轻疫情对享有广泛人权的严重影响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与此同时,基本权利和公民自由继续受到以国家安全和防疫措施为名的限制。活动人士、律师和人权维护者,以及一些外籍人士,面临任意刑事指控、拘留或不公平审判。在香港特别行政区,600多人因参与各种形式的抗议活动而受到调查,其中一些调查是根据新的《国家安全法》进行的。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共领域的信息表明需要对人权状况进行独立和全面的评估。我的办事处继续评估所指称的侵犯人权模式,包括关于机构中的任意拘留、虐待和性暴力的报告,强制劳动做法和对社会及文化权利的侵犯。我相信,通过正在进行的对话,我们将为我的中国之行找到双方愿意商讨的议题。

主席女士,

在美洲各地,下列问题加剧了2019冠状病毒病造成的影响:薄弱的社会保障体系;长期的结构性不平等和歧视,特别是非洲人后裔和土著人民遭受的不平等和歧视;经济多样化程度低;非正式工人人数众多。最近的数据表明,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贫困率今年可能达到37%以上,一场重大的社会经济和人道主义危机可能迫在眉睫。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的总体估计表明,该区域国内生产总值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降幅,今后将进入“失去的十年”。

近年来,美洲的许多国家,包括玻利维亚、智利、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危地马拉、海地、洪都拉斯、墨西哥秘鲁,都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社会抗议活动。虽然情况各异,但都普遍集中于获得经济和社会权利的机会不足、歧视、有罪不罚以及腐败指控。一些国家使用过度武力镇压示威。随当前疫情而来的社会经济和人道主义危机正在蔓延,有可能进一步加深这种不满,并可能引发新一轮的社会动荡。我鼓励所有国家采取措施,防止局势进一步恶化,包括保障人们能在社会经济方面有意义和有效地参与疫情应对工作。我还呼吁所有国家保护结社自由与和平集会的权利,并确保示威活动的管理符合国际人权标准。

巴西以及亚马逊和潘塔纳尔地区的其他国家,环境法的执法力度在疫情期间减弱,导致非法采矿和非法伐木增加,对土著人民的危害尤其严重。必须注意确保这些地区得到更好的保护,免受采掘业和单一种植的影响,包括在疫情后的恢复阶段。我对环境活动人士、人权维护者和记者继续在整个这一区域遭到袭击,包括杀戮,以及刑法被滥用于压制批评声音感到关切。

在一些国家,越来越严格的边境管制和使用安全部队阻止移民的做法进一步增加了流动人口的风险。上个月在墨西哥与美国边境附近发现了19具烧焦的尸体,其中至少有14人是危地马拉移民,其余是所谓的蛇头,这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厄瓜多尔、秘鲁和智利的边境管理军事化尤其令人关切,因为委内瑞拉人前所未有的流动仍在继续,估计今年有528万人离开该国或留在国外。这些问题当中包括,一些令人担忧的报告称,人们在其脆弱性或保护需求没有得到适当评估的情况下遭到驱逐。

美利坚合众国,我们欢迎解决结构性不平等和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广泛新措施。其中包括纠正种族歧视性联邦住房政策的行政行动;打击仇外心理;并重申对部落主权和与土著人民充分协商的承诺。为了充分解决系统性的不平等和不公正,必须将社会和经济权利置于应对措施的核心。我们还欢迎采取新的步骤,终止侵犯移民和难民人权的若干移民政策,包括关于终止家庭分离政策的行政命令。我鼓励采取进一步措施解决剩余问题,如通过实施拘留替代办法解决大规模拘留移民的问题。

海地,高度的不安全和贫困,以及对总统任期结束日期的争议,正在导致令人不安的社会紧张局势加剧。据报道,存在任意拘留、过度使用武力驱散抗议活动、袭击人权维护者和记者以及帮派欺凌当地民众的情况。目前的僵局有可能危及法治和公民空间,并可能进一步破坏该国的稳定。我敦促当局保证分权,并呼吁所有各方通过和平手段解决分歧,以防止再度发生旷日持久的民间抗议,防止暴力的进一步升级。

主席女士,

自阿拉伯起义或“阿拉伯之春”席卷中东和北非以来,已经过去了十年,这场运动以其自发性、多样性和对社会正义的呼吁激励了许多人。成千上万的民众要求政府维护经济和社会权利,确保更公平地分享发展利益,终结镇压政策和腐败,开放民主空间,这些呼声一度在世界各国的街头回响。然而,十年过去了,该地区许多国家的不平等现象依然十分严重。在许多情况下,压制政策得到了加强,公民运动取得的一些宝贵成果正在遭到破坏。尽管经历了这些挫折,我仍然乐观地认为,正义和人权可以在中东和北非实现,这方面的进步将确保发展与和平取得深入和持久的进展。

叙利亚人民的悲惨遭遇持续至今,即将进入到下一个悲惨的年头。下个月将是示威游行席卷全国各地的十周年。在那之后,政府军对他们的暴力镇压升级为今天的惨烈军事冲突,造成了区域和国际影响。零星暴力,包括定点清除、使用简易爆炸装置和炮击,仍在继续。经济本已严重恶化,又遭遇疫情影响,继续加重着人道主义危机。我深切希望宪法委员会取得切实进展,将叙利亚人民,包括年轻人及其民间社会的呼声和权利置于讨论的中心。各方国际行为体必须寻求弥合分歧,并将叙利亚人民的需求和权利置于这一进程的首位。

我对埃及继续限制言论、结社和和平集会自由,包括针对人权维护者和其他活动分子实施限制仍然感到关切。去年11月,为“埃及个人权利倡议”工作的三名人权维护者被逮捕和拘留,听候调查,罪名涉及与恐怖主义有关的指控、发布虚假新闻以及使用互联网账户传播破坏公共安全的虚假信息。虽然他们在一个月后被释放,但许多其他人权维护者、记者和活动分子仍被拘留,或因模糊的指控和国家安全法而被冻结资产和禁止旅行。

约旦,我对表达自由权受到越来越多的限制感到沮丧——包括限制记者报道当局应对疫情的对策及疫情对弱势群体的影响。约旦教师联合会工会的事件也令人不安,在该事件中,所有新闻报道或评论都被下达了禁言令。我鼓励该国政府与独立的声音开展对话,并将媒体自由和促进所有公民自由视为健全公共政策的关键基础。

沙特阿拉伯,我欢迎妇女权利活动家鲁贾因·哈特鲁尔(Loujain al-Hathloul)获释,尽管我对其他人继续被不公正地拘留感到遗憾。我还欢迎宣布计划颁布新的立法,加强人权保障,包括家庭法和个人地位方面的保障。我敦促当局还要建立立法框架,维护王国每个人的表达、和平集会和结社自由权。

伊拉克,针对民间社会活动分子、人权维护者和记者的定点清除、威胁和恐吓仍在继续。对侵犯和虐待示威者的行为几乎完全不追究责任,这严重阻碍了公众对国家机关和国家未来的信任。我注意到,2020年10月,总理下令成立一个事实调查机构,然而,尚不清楚该机构是否处于运作中。在库尔德斯坦(Kurdistan)地区,活动人士和抗议者遭到任意逮捕和拘留,许多被拘留者被剥夺了基本的正当程序权利,包括接触律师的权利。

伊朗,自去年12月以来,一场显为协调一致的运动一直以少数群体为针对目标,包括在锡斯坦(Sistan)和俾路支斯坦(Baluchestan)、胡齐斯坦(Khuzestan)、以及库尔德人(Kurdish)的省份。据报道,依照有严重缺陷的程序实施了大规模逮捕和强迫失踪,越来越多的人遭到处决。在全国各地,行使公民自由和表达政治或批评意见继续受到国家安全法的制裁、刑事起诉和恐吓。我对侵犯人权行为,包括2018年和2019年抗议活动中发生的侵权行为依然不受追究感到关切。

我欢迎也门组成新的联合政府,尽管我感到遗憾的是,新政府没有赋予占人口一半的也门妇女代表权。12月30日对亚丁机场的袭击尤其令人震惊。我欢迎第三方最近采取的措施,这些措施加大了谈判解决的希望——但这些外交举措不会立即缓解给也门人民带来了如此沉重苦难的大规模营养不良、被迫流离失所和对教育和卫生设施的袭击,以及无数侵犯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的行为。我鼓励所有会员国在3月1日也门认捐会议上做出坚定承诺。我相信萨那(Sana’a)的事实管辖当局会迅速向我的代表发放签证。

阿尔及利亚,几个省份继续发生着纪念希拉克民主运动周年的示威活动。我欢迎今年早些时候举行议会选举的决定,以及超过35名积极参与希拉克运动的人获得释放。我敦促政府继续走对话的道路,并立即释放所有因和平参与示威而被拘留的人员。毫无疑问,表达人民意愿的公平和真正的民主选举,对于确保政府的合法权威和公众信任至关重要。

我欢迎利比亚最近的政治事态发展,以及我们为了确保人权成为政治议程和和平路线图的组成部分而与联利支助团一起开展的工作。我还感到鼓舞的是,的黎波里和本加齐(Bengazi)设立了暴力侵害妇女和儿童问题特别法庭,而且,获得任命的六名法官中有五名是女性。我还赞扬利比亚努力修订关于打击暴力侵害妇女和女童行为的法律。鉴于性别暴力发生率居高不下,这一点尤其紧迫。

主席女士,

埃塞俄比亚,至关重要的是,人道主义工作人员和人权工作人员都必须能够立即充分和不受阻碍地进入整个提格雷(Tigray)地区。各方被指控在三个多月的冲突期间犯下令人震惊的严重侵权行为,涉及大规模屠杀、法外处决和对平民的其他袭击,包括性暴力。必须对所有这些指控进行可信的调查并追究肇事者的责任,我的办事处随时准备提供支持。我还对据报居住在提格雷的厄立特里亚难民被绑架和强行遣返感到不安,据报其中一些人是被厄立特里亚部队绑架和强行遣返的。至少有15,000名厄立特里亚难民在栖身之处被毁之后下落不明。同时埃塞俄比亚其他地区也越来越不安全,提格雷的冲突可能对区域稳定和人权产生严重影响。我敦促和平解决这场冲突,并呼吁作出更多努力,解决在埃塞俄比亚其他地区,如贝尼山古尔-古穆兹(Benishangul-Gumuz)和奥罗莫(Oromia)等地急剧增加的部族间暴力。

乌干达,我感到关切的是,旨在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总统指令和其他条例被用来逮捕和拘留政治反对派、记者和被认为批评政府的人士。在最近的选举过程中,许多反对派支持者被杀害和受重伤,而反对派候选人、人权维护者和记者被任意逮捕和拘留,受到虐待,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失踪。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间性者进行诋毁,将他们错误地作为疫情蔓延的替罪羊,导致了任意逮捕和拘留,以及查抄和关闭这些人的住所。我呼吁当局在所有安全行动中遵守人权标准,并迅速彻底调查所有侵犯人权的报告。

坦桑尼亚,在选举前期间阻挠反对派竞选活动的行为包括恐吓和暴力、逮捕反对派成员、以及媒体限制,包括限制访问互联网和社交媒体。选举期间和之后,特别是在桑给巴尔(Zanzibar),也有关于非法杀害、任意逮捕和非法拘留以及酷刑的指控。对所有这些指控进行透明的调查至关重要。我还对官方明显试图否认该国的实际疫情,包括将承认疫情和相关信息定为犯罪的措施感到担忧。这可能对坦桑尼亚人的健康权产生严重影响。我注意到关于来自莫桑比克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数百名寻求庇护者被驱回的报告,以及关于布隆迪难民遭受酷刑、强迫失踪和被迫返回的持续报告。

马里,我鼓励过渡当局迅速采取行动,确保起诉严重侵犯人权的嫌疑人,包括安全部队成员。马里问题国际调查委员会提出了重要建议,我期待相关国家和主要行为体予以落实,以推进问责进程,打击有罪不罚现象。我还鼓励立即采取措施,加强公民在政治领域的参与和领导,特别注重妇女平等及其在行政和立法机构中的参与。我特别关切的是,杀戮和其他严重侵权和虐待事件在去年增多,民主空间受到急剧压缩。

马拉维,根据警方的正式统计,暴民正义袭击在过去一年中增加了两倍多。其中似乎包括越来越多的对被指控实施巫术的老年妇女以及对白化病患者的袭击。也有报道称有人试图绑架白化病儿童,这被认为与用于宗教仪式的人体器官市场有关。我还感到不安的是,去年学校暂时关闭后,马拉维记录的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性暴力大幅增加,该国一些地区的童婚和少女怀孕事件增加了400%。对当前疫情的恐惧和日益加剧的贫困可能是致使暴力增加的因素,这需要更强大和更负责任的警察部队以及更强有力的保护措施。

索马里,我越来越感到关切的是,有人一再试图取消原本就已经薄弱的对儿童和妇女的法律保护,包括在性暴力和童婚方面。我重申,2018年《性犯罪法案》必须尽快以内阁批准的形式获得通过。

苏丹,我欢迎联合委员会批准《禁止酷刑公约》和《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在达尔富尔地区,部落间暴力事件和其他重大保护问题持续存在。我承认政府最近为遏制暴力采取了重要行动,但我也敦促立即采取措施,确保追究过去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的责任,包括对受害者的补救。鉴于这些努力具有威慑作用,它们尤其重要。达尔富尔一再不断发生暴力事件,是各种愤懑不满的集中表现,使全面实施政府改革议程成为当务之急。我们的办事处正在为几项重大机构改革努力提供技术援助,我将继续鼓励国际发展伙伴优先支持改革。

几内亚,虽然我欢迎当局与我在该国的办事处合作,但在去年总统选举的背景下,反对派成员和民间社会活动人士被控破坏国家内部安全而受到逮捕和拘留,这严重破坏了民主治理的基础。我呼吁政府释放所有因行使表达自由、和平集会和参与权而被拘留的人员,并确保被控犯有刑事罪的人得到公平审判。我还呼吁当局加快对依照普通法被拘留者的审理,并改善他们的饮食和健康状况。从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考虑,我再次呼吁释放那些特别脆弱的人,包括老年被拘留者和病人以及低风险罪犯。

我仍然关切科摩罗(Comoros)的局势,包括对民主空间的压迫以及对表达和新闻自由的持续限制;民间社会活动分子和政治反对派成员继续遭到长期拘留;记者受到不公正的起诉。我呼吁政府维护公民空间,维护人权和基本自由。

主席女士,

保护公民空间和所有人的参与权是最基础的权利: 它们必能释放出进一步的影响,有助于建设复原力、繁荣与和平。

今天,随着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愈演愈烈,世界每个地区都有民众被抛在后面,甚至被推的更远。他们不仅被排除在发展和机会之外,而且被排除在将会深刻影响其生活和未来的决策之外。

这种状况让我们所有人都变得更脆弱。这加剧了破坏稳定的愤懑不满。这意味着我们错过了可以为我们的举措提供信息并使之加强的观点和专业知识。它通过压制反馈来为腐败和滥权保驾护航。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办事处、本理事会和联合国大家庭、区域组织和世界各地的所有其他利益攸关方必须声讨压制民间社会的措施。因为努力捍卫我们的权利——并站出来支持人权维护者——对人类的未来至关重要。

非常感谢主席女士,各位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