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历史中的多面视角


“历史并不是只有唯一真理的宗教,而是一种讨论,”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大学历史系教授德布拉夫加·斯托贾诺维克( Dubravka Stojanovic)表示。

然而,这种历史讨论并不会导致文化相对主义——即认为根据不同的角度存在不同的真理的观点。寻求真相、司法、赔偿和保证不再发生问题特别报告员巴勃罗·德格列夫(Pablo De Greiff)解释道。

“如果就承认一些事实作出基本承诺,坚持一些事件确有发生这个基本真理,文化相对主义则将失去空间。”他补充道,然而,对这些事实的多种不同解读可能随之产生并应被听取。

德格列夫和斯托贾诺维克是一个关于作为人权问题的历史教学和纪念进程的四人讨论组成员。

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弗拉维亚·潘谢里在开场致辞表示,社会看待和解读过去的方式会引导人们对现在的认识。

“纪念活动和历史课程应该刺激和促进公民参与、批判性思维和讨论,”她表示。“它们不仅应该帮助我们理解过去,还有助于我们应对当前的挑战。”

此次讨论由文化领域问题特别报告员法丽达·沙希德(Farida Shaheed)主持。沙希德最近出版了两份有关历史编写和教学的报告,主要关注历史教科书、纪念馆、博物馆和注重纪念过程的博物馆。沙希德在两份报告以及小组讨论中都强调了确保多角度方法的重要性,并强调称,创造空间使得关于过去的多元化叙述易于表达十分关键,尤其是对冲突后和深度分裂的社会。

“从本质上讲,这是因为它使得洞察他人——无论是谁的经历成为可能,并使得我们可以透过冲突中的分裂身份透视共同的人性。”

讨论组成员就如何改善历史教学和纪念进程问题提出了几项建议。其中包括:确保为老师提供广泛可选的教科书,积累对形成有关一国历史的多元化观点而创造机会的政治意愿,以及教授社会史而非政治史以改善和提高妇女在历史叙事中的代表性。

关于历史和纪念活动中的多角度方法的观点在今年具有特殊的意义:2014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100周年,学者、记者、历史学家甚至艺术家都就如何更好地表达、理解和纪念过去举行了众多辩论和讨论。正如沙希德指出的,对于过去并没有共同的叙述。

她表示:“如果我们希望达成可持续的和解进程,这种多元性就是十分关键的。”

2014年9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