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文化权利免受过度广告的影响


“商业广告和营销做法对我们栖息的文化和象征性景观、以及广义上的文化多样性造成越来越大的影响。”法丽达·沙希德说,“商业信息可能对人们的哲学信念及其展望、文化价值观和实践造成严重影响。”

联合国文化权利领域特别报告员沙希德在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第六十九届会议上就该主题介绍其报告时做了本次发言。

她说,尽管人们可以自愿做出决定,但广告和营销在公共和教育空间中越来越多的存在是引起人们担忧的原因。商业和非商业内容始终模糊的界限,人们每天收到的大量各种类别的营销,甚至是旨在欺骗个人做出理性决定的技巧,都是令人关切的原因。

沙希德举例称神经营销就是这种担忧所在。神经营销利用神经科学的进步,例如大脑扫描,来为产品开发广告和营销策略。她表示,这类技巧的危险在于,它们能够通过欺骗个人自觉的自由意志,过度影响个人选择。

沙希德强调的另一个问题领域是学校里广告日益增多。通过学校材料、赞助课程、在学校场地内分发冠名的材料以及筹资策略,广告商和营销商正在把学校变成商业市场。

沙希德建议,应在公立和私立学校禁止一切形式的商业广告和营销。她还建议禁止向12岁以下儿童进行一切形式的广告宣传,不论通过何种媒介或方式。

“学校是独特的文化空间,理应受到特殊保护,免受商业影响。”她说。

沙希德呼吁各国也要注意商业广告和营销对使用公共空间的影响。她提到,尽管民间社会组织在许多地方呼吁移除不合法的广告牌并谴责过度广告现象,但广告牌和广告营销依然存在。例如,她强调了移除非法广告牌的行动极其缺乏,而清理非法涂鸦则投入了大量资源,还有罚款乃至监禁的惩罚形式,两者差异显著。

她指出,事实上,提出申诉的组织往往自己也会受到广告公司的诽谤性诉讼。她呼吁各国采取措施,减少人们日常收到的商业广告,并确保给非盈利信息留出空间。

“目前受到威胁的是我们处理与环境以及城市和农村景观,与我们的自由思想,与我们的文化多样性之间关系的能力。”她说。

2014年12月17日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