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的绝望之声


2014年11月的一个夜晚,四名身着军装的蒙面武装分子冲入利比亚班加西的一户人家。

“他们命令我跟他们走。”一名接受联合国人权高专办采访的45岁男子回忆道。

“我叫他们报上身份,告诉我为什么要逮捕我。他们给我铐上手铐,蒙上眼,然后载我去了一个未知地点。我一走出车子,就蒙着双眼受到了守卫的严重酷刑和侮辱。”他补充道。

他和40多名被拘者关在一间牢里。没有人知道他们身在何处,为什么到了这里。第二天之前,所有人都会被15名守卫随意殴打。

“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何这样折磨我们,我们大多数人都躺在地上流血,得不到任何医疗。”他说。

这段悲剧的叙述取自受害者和证人的200多份证词,这是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关于利比亚2014年以来的状况所开展调查的一部分。

一些证词被纳入了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的一份新报告,它载入了2014年和2015年利比亚各地普遍的违反国际人权法和国际人道主义法的现象,以及践踏人权的行为。

“尽管利比亚人权状况不容乐观,但该国偶尔才登上报纸头条。”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说,“许多行为者——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都被控犯下非常严重的侵犯与虐待,它们在许多案件中可能构成战争罪。”

男女老幼都受到2014年和2015年利比亚政治和安全状况严重恶化的负面影响。报告提供了对儿童、移徙者、人权维护者和记者、妇女以及境内流离失所者等人侵犯和虐待行为的生动细节。

这些行为包括非法杀人和处决;任意拘留、绑架和失踪;对平民产生影响的不加区分的袭击;对国际法保护的人员和设施(医院、救护车、居民楼)的袭击和袭击影响,无根据地破坏和洗劫私人财产;酷刑和虐待;性和性别暴力;侵犯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

这些行为在利比亚所有地区都曾发生,肇事者不仅有国家行为者,还有武装组织,其中一些人隶属利比亚黎明行动(Libya Dawn)或尊严行动(Operation Dignity)武装联盟。

比如,许多移徙者被关押在官方的政府拘留设施或非官方拘留设施中,它们没有武装组织的控制或看守。在许多案件中,这些移徙者受到虐待,生活在不适足的状况下。

在盖尔扬,一名2014年初被关押在移徙者拘留中心的男子描述了严重虐待和一次非法杀人行为。

“如果守卫开了门,而且被拘者走不快,守卫就会用链条鞭打他们。”他说,“一次,一名男子……洒了汤。一名守卫拿枪在我面前打死了他。这场事故之后,我决定必须逃跑。”

多名妇女报告曾受到性暴力,但她们不希望提供细节或公开分享自己的故事。不过,一名妇女挺身而出,说她在的黎波里被一个武装组织成员绑架,被下药和反复强奸长达六个多月。

儿童也受到虐待。两名男孩报告称,他们从家人身边被带走,被迫接受某效忠宣誓“伊斯兰国”的组织的宗教和军事培训。

一名男孩描述其受到性虐待。

“我知道我(晚上)要被迫做什么事,我被迫脱掉衣服,转身面对墙弯下身。”他说。

报告中的证词和评估强调,迫切需要调查这些侵犯和虐待行为,确保利比亚境内的问责。报告向冲突各方、政府、国际社会、安全理事会和人权理事会提出了37条建议。

“这份报告中最突出的要素之一是持续在利比亚盛行的完全的有罪不罚,以及司法体系的系统性失效。”扎伊德说,“这份报告清楚地显示,司法系统没有办法和能力来开展迅速、独立而可靠的调查,或者起诉侵犯或践踏人权的责任人。”

调查期间,由于安全局势,办事处的调查小组进入利比亚受到了限制。小组前往的黎波里访问一天,并通过访问突尼斯、埃及、土耳其、约旦和意大利开展调查,与受害者和证人见面。

2016年2月25日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