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失踪人员:寻求真相、正义和补偿


梅里姆·哈拉克(Meriem Hallaq)手捧儿子艾哈姆(Ayham)的照片 © Artino Van Damas为“叙利亚运动”组织拍摄的图片

“他就是全家的开心果,总是那么乐观开朗。”

自2012年起,梅里姆·哈拉克就一直生活在梦魇中:那一年,她的儿子艾哈姆因参加抗议叙利亚政府的和平抗议活动被逮捕和拘留。她记得一次在家里,她走过艾哈姆原来总待着的那个房间的门前,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好像有人把他的尸体扔到她面前。

尽管梅里姆尽量避免去想最糟糕的结果,但三个月后发现自己的预感是准确的。

梅里姆在叙利亚战争前夕的残酷暴力中失去了她的儿子。千千万万的人和她有着同样的悲惨遭遇,在长达九年且仍在持续的血腥冲突中,有亲人遭到强迫失踪、拘留、酷刑或杀戮。

2011年战争伊始,牙医艾哈姆加入了和平抗议的队伍。那一年他24岁。他记录政府实施的侵犯人权行为,还参与组建了一个专门致力于此的组织——侵犯人权行为文献中心。他因工作缘故被捕并受到酷刑,后来又再次遭到拘留,最终遇害。

艾哈姆死于2012年11月11日,生前遭到毒打和酷刑。

梅里姆表示:“我从未看到儿子的尸体,也从未领取遗物,只拿到一张死亡证明。”

寻求真相

尽管确切数字不详,但自2011年冲突爆发以来,至少有数万名叙利亚男子、妇女和儿童在政府、武装反对派团体和在叙利亚活动的恐怖团体手中遭到强迫失踪、拘留、绑架,有的人音信全无。

许多家庭像梅里姆一样,已经收到亲人丧生的确切信息,但还有成千上万的家庭不明情况、担惊受怕,不清楚亲人是否还会安全归来。

联合国人权办叙利亚办事处正与受害者家属和专门处理非法拘留问题的当地组织合作,帮助他们到国际论坛发出呼吁。人权办特别着手协助受害者家庭进一步与联合国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负责确定失踪人员命运或下落的人权理事会机构)等国际人权机制接触,并将案件提交这些机构。

联合国人权办叙利亚办事处主任迪米特·查勒夫(Dimiter Chalev)指出:“强迫失踪这一罪行不仅严重影响失踪人员的人权,他们亲人的人权也同样受到广泛影响。被强迫失踪人员从根本上被剥夺了所有权利,包括获得公平审判和履行正当法律程序的权利,同时,其亲属的权利也持续遭到侵犯,涉及个人法律身份不明、歧视和社会偏见、享有适足生活水准权和受教育权各个方面。”

为了帮助受害者家庭应对日常生活,联合国人权办工作人员还帮助他们寻求社会心理支持和法律援助,较为长期的目标是,帮助他们制定策略,以公开声索获得真相、正义和赔偿的权利。

“我们心存希望,尤其是在最初的日子里”

希巴·阿尔哈米德(Hiba Alhamed)是一名26岁的叙利亚难民,现居法国。她的父亲伊斯梅尔(Ismail)于2013年失踪。

希巴说:“在我心中,没有人比父亲更善良,他那么关心他人、爱护家人。他是我们崇拜的偶像。”

伊斯梅尔是名外科医生,2011年叙利亚冲突暴发时还在沙特阿拉伯工作。他立即回国参加和平抗议运动,并开展人道主义工作。希巴表示,她的父亲对人权有着强烈的信仰,坚决要为消除不公正而斗争。

伊斯梅尔在叙利亚东北部由伊黎伊斯兰国(ISIL)控制的拉卡(Raqqa)地区遭到绑架,当时正在上班途中。事件发生时希巴在阿勒颇(Aleppo),在社交媒体上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

她说:“从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竭尽全力打听他的下落。我们心存希望,尤其是在最初的日子里。我们以为他是被误抓的,很快就会回来。”

希巴的母亲留在拉卡,尽一切努力要找到丈夫的下落带他回家。整整一年,她想尽一切办法,包括托人找到伊黎伊斯兰国的最高层。然而屡次努力均告失败,她自己也陷入重重危险,一年后她带着五个孩子逃离了叙利亚。

一家人最终来到法国马赛,直到今天还以难民身份生活在那里。他们一天都没停止过寻找伊斯梅尔。

希巴表示:“过去的七年里,我们打听到很多消息,说他可能是在哪里,但是没有一条可以确定。我们最后听到的消息是,他们把包括我父亲在内的囚犯转移到了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的一个城市,但依然不知是否属实。”

大声疾呼寻求正义

有亲人在叙利亚战争中失踪或死亡的家庭走到一起、相互支持,这种团结帮助许多像梅里姆和希巴这样的人找到伸张正义之路。过去几年,叙利亚国内外的受害者网络和家庭协会组织起来,公开谴责叙利亚冲突各方犯下的侵犯人权行为,并要求查明真相和伸张正义。

梅里姆和希巴把有着同样痛苦经历的民众组织在一起,在创建此类组织的过程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她们的组织最近都参与发表了《真相和正义宪章》,宪章提出了促进受害者权利、寻求真相和伸张正义以及追究肇事者责任的共同愿景。

梅里姆所在的“凯撒家属协会”(Caesar Families Association),其成员都是有亲人在叙利亚政府监狱中被酷刑致死的家属。这些家属通过著名的“凯撒照片”(从拘留中心内部传出的图像,2014年公布于众)认出了他们的亲人,从而走到一起。

梅里姆表示:“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走上国际论坛。我们不仅是在讲述故事,而且是这些罪行的见证人。我们清楚谁应对此负有责任。”

虽然握有证据,许多国家却“无所作为”,梅里姆对这样的反应颇感失望,尽管如此,她依然决心坚持到底。

“滴水能够穿石。实现正义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正义必将到来。我们将继续大声疾呼,因为这是我们唯一的武器。”

在要求政府采取行动寻找失踪人员的过程中,希巴感受到了类似的困境,但她从未放弃。她是“遭伊犁伊斯兰国绑架者家属联盟”的创始成员,该组织成立于2019年,旨在寻找失踪人员。

她说:“如果我们不像家人一样团结在一起,如果我们不承担起这个责任,如果我们不去积极争取,不会有人替我们做这件事。”

在希巴眼中,父亲和他的朋友们站出来反抗伊黎伊斯兰国和叙利亚政府,他们是“真正的英雄”。

她还表示:“尽管这一切让我痛不欲生,但我仍然为父亲感到骄傲,对于他的选择,我没有任何疑问,因为那是我的父亲。他和朋友们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为了让我们的生活得以继续,也为了他们的安危,我们需要知道他们的命运。”

2021年3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