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需要性和生殖健康及权利


波比·斯坦伯雷站在瑞士日内瓦万国宫的一排国旗前。©Poppy Stanbury

波比·斯坦伯雷表示:“获得性和生殖健康及权利对年轻人至关重要。这项权利包括提供医疗服务和全面的性教育,从而使他们能够获取有关性、感官及性别认同和表达的关键信息。此外,这项权利还赋予了他们在其生活中自主支配其身体的权能。”

斯坦伯雷是一名跨领域女权主义活动人士,在“促进青年和性选择基金会”担任宣传倡导协调员。这是一家总部位于荷兰的非政府组织,旨在倡导年轻人的性和生殖健康及权利,并让他们有意义地参与有关其生活的决策。

“获得性和生殖健康及权利可以减少童婚、少女怀孕并预防性传播感染。这个话题会对人们生活中的许多不同领域产生影响,但其重要性却往往被弱化,因为人们认为这项权利不一定会对食物、住所或健康产生直接影响,但事实上这种影响是存在的。”

对年轻人的权利造成潜在阻挠的社会规范

根据联合国人口基金的近期统计数字,年龄在10-19岁的少年群体有18亿——占世界总人口的16%以上。正如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关于青年与人权的一份报告*所强调的那样,许多青年认为社会规范、文化态度、体制和结构性障碍、以及因年龄而造成的基本权利侵犯阻碍了其潜力。

斯坦伯雷指出,尽管青年要求获得性和生殖健康服务,但由于世界各国的社会规范,他们仍经常面临歧视和成见。

她还指出:“这一判断体现了卫生服务的不足之处,青年担忧他们的隐私会被泄漏,或自己会遭到歧视。这一点对于性少数青年群体而言尤甚,特别是在将同性关系或跨性别者刑事化的国家——要么不承认这些群体的性别认同,要么侵犯性少数青年群体的身心健全权利。”

斯坦伯雷表示,在国家一级,歧视性的法律或政策阻止青年在不必征得家长同意的情况下获得性和生殖服务,甚至允许医护人员基于自身的宗教信仰拒绝提供服务。

2021年4月,斯坦伯雷参加了高级专员应人权理事会请求而召开的研讨会,讨论青年在人权领域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斯坦伯雷认为,在政府间一级,青年享有性和生殖健康及权利的障碍仍然存在,因为人权理事会的许多理事国尚未承认性和生殖健康是一项人权议题。

亟需社会转变

从联合国人口基金和世界卫生组织2016年和2018年的估计来看,我们亟需一次集体性的转变。世界范围内,15至19岁的女童占孕产妇总人数的11%,占死亡孕产妇人数的约14%,每年约有5万名女童死于孕产因素;同年龄段的少女中,25%的人的避孕需求未得到满足;每年约有390万15至19岁的女童接受不安全堕胎,这大大增加了孕产妇死亡人数并加重了持久的健康问题。

斯坦伯雷表示:“年轻人对这些问题了解得越多,就会越明白这些问题与人权的相关性。在人权理事会这样的场合,有意义地纳入和鼓励青年的参与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几乎每一次人权讨论都会影响到年轻人。”

一项关于青年和2019冠状病毒病的全球调查发现,此次大流行病对年轻人,特别是对妇女、小龄青年和低收入国家的青年的影响是系统、深刻、且尤其严重的。此外,由此造成的危机还加剧了现有的不平等现象。

斯坦伯雷表示:“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使人工流产服务遭受重创,尤其是在将人工流产视为非法行为的国家,这类服务更是难上加难。即便是在人工流产合法化的国家,由于被视为一项非必需服务,其经费也遭到了削减或停止。可喜的是,一些国家一直在落实远程医疗,这意味着人们可以在家中进行药物流产。”

她进一步强调,此次大流行病已导致许多年轻人在经济上无法负担月经垫、避孕药具、性健康检测和激素替代疗法等产品或服务,而这些产品或服务在她们的国家不是免费的。

斯坦伯雷说道:“全面的性教育通常被认为是非必要的,而许多已经转移到线上教学并将认识到其必要性的学校又无法在一个安全的空间里提供这种教育。因此,整整一代年轻人正在错失其发展健康的亲密关系所需要的关键信息。”

2020年底,阿根廷参议院投票通过了人工流产合法化,使阿根廷成为南美洲仅有的第三个使人工流产合法化的国家。在此之前,赞成(堕胎)选择的活动人士和立法者已经进行了数十年的宣传活动。两年前,爱尔兰进行了一项影响深远的全民公投,废除了第八修正案,该法案禁止在妊娠对母体不造成生命威胁的情况下进行人工流产,这一举动表明了支持安全、合法堕胎的社会转变。

斯坦伯雷表示:“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妇女,在这些问题上仗义执言的权能和勇气越显著,在社会讨论中加入这些主题就显得越正常,各国政府也就越易于开始倾听这方面的声音。”

2021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