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冠状病毒病期间,保证肯尼亚妇女和女童的安全


比阿特丽斯·卡萝尔(Beatrice Karore)的照片 © 比阿特丽斯·卡萝尔

比阿特丽斯·卡萝来自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一个非正规住区玛萨瑞(Mathare)。她是社区宣传员,也是设立于内罗毕的“基层妇女倡议”(Wanawake Mashinani Initiative)的发起人。她同遭受虐待的妇女和女童接触并开展工作,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之前,她本人也曾遭到警察的野蛮对待。

2020年5月,卡萝尔应请求为卡里奥班吉(Kariobangi)一个遭到非法拆迁的社区提供援助,卡里奥班吉是内罗毕东北部一处低收入人群居住区。被迁离者中,大部分是妇女、儿童、老人、失业人员和处境艰难的青年。他们需要食物、住所和衣物。

卡萝尔表示:“在肯尼亚,拆迁手段野蛮粗暴。他们毁掉一切,使民众陷入绝境。我看到人性之善,向素昧平生之人伸出援助之手,为其家庭提供生活必需品。也看到贪得无厌的房东,抓住机会剥削他人。”

她回想起人们前来为像她一样工作在第一线的妇女人权维护者提供支持的情景。她表示:“工作在第一线的人需要有倾述的对象并获得支持,这样才能保障他们的福祉。大流行病的确暴露出人性中的至善与至恶,但也让我认识到,若每个人都力所能及地做出小小的善举,最终则能集小善而成大善。”

卡萝尔与其他妇女一起开展工作。她认为妇女之间必须相互支持与合作。然而她指出,风险也随之而来。

她回忆说:“若其中一人受到威胁,所有人都有危险。我曾受到警局传唤,但没有告诉我原因。我问了与我一起工作的人,她们强烈建议我不要独自一人前往。”

卡萝尔会同两名律师,分别来自肯尼亚人权委员会和肯尼亚法律协会,没有在传唤日,而是在另一天一起前往警局。传唤期间,警察在言语间始终透着威胁,甚至一度指控一名律师干扰警务,将其与卡萝尔分开。

她回忆说:“幸亏我们早有防备,整个团队都在等我们的回音。见势不妙,肯尼亚人权委员会执行主任就按照预先的安排,在10分钟内赶到警局。”

“局面立刻转变,警方给出了新的说法:他们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调查我姐姐露丝·蒙比(Ruth Mumbi)被持械威胁的情况,这次只是想要我说明情况。”卡萝尔感慨道:“一切都是他们说了算!”

“最滑稽可笑的是,警局负责人回想起来,在内罗毕举行的苏丹革命团结大游行中,曾向这位执行主任发射过催泪弹。他们成了朋友,每次执行主任来到警局,这名负责人都会为他提供协助。这件事告诉我们:可以化敌为友。”

卡萝尔还同遭受过强奸和家庭暴力的妇女以及遭受性侵害的女童接触并开展工作,帮助她们接受治疗并向警方报案。她指出,此类案件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有所增加,但许多妇女选择单纯接受治疗,而不去报案。

她痛心地表示:“由于庇护所数量不足,这些妇女和女童被迫回到不安全的环境。这种情况很难解决,也令人心碎。在与这些妇女打交道的过程中,我接触到了一个被遗忘的群体:感染了艾滋病毒的妇女,她们需要均衡饮食以维持CD4细胞量。我们的团体为她们提供食物,帮助她们振作起来,但有些人还是陷入抑郁。

对于这些人以及卡萝尔接触的其他妇女和女童来说,疫情期间困难重重。2019冠状病毒病暴发前,她未曾处理过心理健康问题。

卡萝尔表示:“心理健康很重要,需要提供更多心理支助,因为随着隔离措施的延续、人际交往有限,再加上经济不断下滑,心理健康问题只会一直恶化。2019冠状病毒病造成越来越多的暴力行为,给保障人权带来挑战。尽管如此,我将继续竭尽所能,教导、动员、鼓励其他妇女,并帮助她们获得尊严。加油!”

2021年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