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重要报告为消除系统性种族主义提供议程


2020年6月14日,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名游客正在乔治·弗洛伊德被警方逮捕并致死亡的地点参观纪念碑。© 路透社/Eric Miller/资料图片

2020年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一名执法官员谋杀了一名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该事件在世界范围内引发了前所未有的抗议活动,标志着抗争警察暴行和种族主义的分水岭。

同年6月,人权理事会通过了第43/1号决议,提请联合国人权事务主管米歇尔·巴切莱特编写一份全面的报告,探明系统性种族主义、执法机构对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实施的违反国际人权法事件、政府对反种族主义和平抗议的反应以及追究责任和进行补救的情况。

当时,巴切莱特在人权理事会表示:“系统性种族歧视超出了表达个人仇恨的范围。这种歧视源自于多种制度和公共政策机构存在的偏见,这些制度和机构分别或共同地延续和加剧了实现平等的障碍。”

一年后,巴切莱特最新推出的争取实现种族正义和平等的变革议程为各国“扭转否认文化、消除系统性种族主义和加快行动步伐”提供了一条前进道路。报告呼吁各国在纠正历史错误的同时处理非洲人后裔的当前现实和生活经历。

互相交织的种族歧视

联合国非洲人后裔问题专家工作组主席多米尼克·戴伊(Dominique Day)表示:“系统性种族主义通过一系列种族化规范运作,我们已经能够在有数据的地方对其进行衡量。系统性种族主义在全球各个社会中所体现出的形态是普遍的、有害的。”

戴伊是联合国专家中的一员,巴切莱特在撰写报告时也征求了专家们的观点和见解。此外,报告还收到了各国和其他利益攸关方提交的100多份材料,并与340多名学者、人权机构、由非洲人后裔领导的民间社会组织和被执法官员杀害的非洲人后裔家属进行了23次在线磋商。

戴伊继续指出,系统性种族主义是跨领域的。在医护领域,医生会根据种族来决定如何治疗疾病、缓解痛苦。她补充道,教育领域也是如此,在全球范围内,非洲人后裔的孩子从高等教育中被分流出去,不得不降低期望。

戴伊表示:“因此,尽管全球强烈倾向于否认这种高频率事件的系统性,但系统性种族主义的确随处可见。”

报告强调,非洲人后裔“面临着历史遗留下来的相互关联、相互交叉和复杂的种族歧视、被边缘化和排斥,这些问题通过延续几代人的结构性不平等循环相互加强,从而影响非洲人后裔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享受人权。”

报告还发现,在非洲人后裔形成大规模社群的国家,他们更可能受到被边缘化和排斥的严重影响,包括:更高的贫困率、失业率和从事低技能职位;居住在被隔离、处境不利的和危险的街区;环境污染和缺乏洁净饮用水;平等获得优质教育和医护的障碍;一些国家还存在流离失所、剥夺财产、排斥和土地征用问题。

报告指出,非洲人后裔在决策过程和公共生活中的参与不足和代表不足加重了所有这些不平等现象。例如,在美国,一些非洲人后裔受到某些措施的影响而无法行使投票权,包括剥夺被定重罪者的投票权。

错误种族建构的长期影响

报告解释称,将非洲人后裔非人化的做法的根源是为奴役辩解而建立的错误的种族社会建构、普遍的种族陈规定型和被广泛接受的有害做法和传统,这些因素助长了对种族歧视、不平等和暴力的容忍。

戴伊表示自己也经历过这一切。

她说:“我是一名律师。我有时也会出庭,我经历过不少次被误认为是被告而不是律师的情况。我是一名黑人妇女。在被带进刑事法庭和家庭法庭的人中,99%是黑人。尽管我当时穿着西装,带着电脑,做着只有律师才能做的事。

人们还是会根据我的肤色推断我是出庭的刑事被告或被告。

报告进一步强调,系统性种族主义之所以持续存在,是因为人们错误地认为废除奴隶制、结束跨大西洋奴隶贩卖和殖民主义、和各国迄今所采取的一些措施已经消除了种族歧视结构,创造了种族平等的社会。

戴伊表示,这种否认文化仍然是打击系统性种族主义的重要障碍。不仅因为它深深植根于个人主义文化,也是因为“人们不想破坏其舒适感”。

戴伊补充道:“想到自己是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同谋会令人感到不安,人们很难与这样的感觉共存。因此,认为需要对抗自身的偏见、与有意或无意助长了种族等级制度和侵犯人权的不安感共存,这样的想法并不是大多数人在心理上能做到的,哪怕是对于高水平人士而言。”

概述各国的前进之路

报告指出,除其他措施外,消除系统性种族主义需要改革可能导致歧视性结果和影响的体制、立法、政策和做法。报告敦促各国通过整体政府和政府社会的对策采取“系统性做法打击种族歧视”,这些对策载于全面的、有充足资源支持的国家和区域行动计划以及针对处境不利群体的特殊措施中。

报告还强调需要收集、公布和分析按种族和族裔分类的数据,从而更好地理解系统性种族主义的严重程度,监测政策措施的有效性。

报告还敦促各国应确保非洲人后裔有意义地参与决策进程和国家机构,例如执法和刑事司法系统。

戴伊表示:“各国正把握着向前迈进的良机。对一些国家而言,这一步可能始于法律改革或政策改革。每个国家首先应该制定一套措施,表明如何切实解决问题。这些措施必须立足于影响和结果,而不仅仅是改变我们在法律或政策中所使用的语言。各国还需要拿出勇气,这一点也同样重要。”

2021年6月29日

 

本文是由四部分组成的系列文章中的第一个,该系列介绍了联合国高级专员巴切莱特争取实现种族正义和平等的变革议程。每一部分的文章都凸显了若干国家的非洲人后裔的历史特点、生活经历和当前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