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足生活水准权所含适足住房问题及在此方面不受歧视权问题的特别报告员

住房权不仅仅是一种口号。如同更广泛的人权,它提供了可供落实和衡量进步的具体标准。其结果可能具有变革性,也可能使我们从慈善事业朝社会正义的方向转变。

适足住房权

住房是个人或家庭稳定和安全的基础。它是我们的社会与情感中心,有时也是经济生活的中心。居所应该是一个避难所;一个能和平、安全和有尊严地生活的地方。

越来越被视作一种商品的住房更是一项人权。根据国际法,适足住房意味着拥有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而不用担心被驱逐或房屋和土地被夺走。这意味着生活在与您的文化保持一致、能获得适当服务、就学和就业的地方。

侵犯住房权往往能够不受惩罚。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因为住房权在国内层面很少被视为人权。确保适足住房的关键是通过适当的政府政策和方案(包括国家住房战略)来落实这项人权。



2014年-2017年重点任务


对住房权方面的现有标准中存在的极大且不断加深的差距深表关切,特别报告员将把工作重心放在如何将有关住房权问题的国际人权准则转化为国内法律和政策。报告员将特别关注妇女、残疾人、移徙工人、土著人民和贫困人口等最弱势人群。

在专题方面,特别报告员将重点关注若干重要问题,包括资源分配和市场对住房的影响、各项权利与住房权的相互依赖关系——特别是生命权、无家可归、在2015年后议程和人居三背景下的住房权、以及平等和不歧视。

参见联合国大会2014年报告了解更多有关其优先事宜的细节。

特别报告员是由人权理事会委任的独立专家,负责监督特定权利。有关更多信息,请参阅第27号概况介绍 《关于联合国特别报告员的十七个常见问题》


焦点问题

住房是权利,不是商品

全球住房和房地产市场已经被全球资本市场和金融过剩所改变。当住房被视为商品时——即当住房成为一种财富和投资的工具而非社会利益——就会出现被称为“住房金融化”的现象。

特别报告员在最近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的报告中探讨了住房的金融化及其对人权,特别是住房权的不利影响。从大规模的强制搬迁到为奢侈品开发让路,到无名公司从远程会议室购买房地产,到空置房屋以及由于无力居住在其社区而被迫离开的人们,这种影响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有所体现。

自从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来,住房从作为建房用地转向为投资的影响一直是灾难性的,包括在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中,因丧失抵押品赎回权而导致的数以百万计的驱逐行动。

在发展中经济体中,居住在“优质土地”的非正规住区或长期存在的社区中的人们常常被驱逐且流离失所,以便为投机性投资让路。居民们经常无家可归,取而代之的是通常空置的豪华住房。

巨额财富让各国政府为投资者而非国际人权义务负责。

全球房地产占近全球所有资产价值的60%(约217万亿美元)——其中住宅房地产的价值为163万亿美元(占全球房地产总值的75%)。这相当于世界GDP总量的两倍多。

特别报告员呼吁各国政府确保市场满足住房需求,而不是满足投资优先事项,并提醒各国首先要对人权负责。

在此阅读她的完整报告。


新闻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