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在人权理事会第三十一届会议上的致辞

日内瓦,2016年2月29日

尊敬的人权理事会和大会主席——还有吕克托夫特(Lykketoft)主席,我们很高兴也很荣幸看到诸位今天上午与我们齐聚一堂。

各位阁下,

同事们,朋友们,

我首先要欢迎崔庆林(Choi Kyong-lim)阁下,他将首次主持理事会会议,我也要感谢前任主席卢埃克(Rücker)大使的出色工作。

我很荣幸能在理事会即将进入第二个十年之际在这里发言。这个纪念日需要的不仅是口头文章:它大声呼吁着行动,以及在捍卫关键原则时果断而富有合作性的领导力。

人权侵犯就像一个信号,像地震仪上剧烈波动的线条,闪现出着地震即将到来的警告。今天,这些曲折的红线波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它们预示着越来越多严重的侵犯基本权利和原则的事件。这些冲击由糟糕的决策、无原则且往往是犯罪的行为造成,也是由狭隘、短期、过度简化的复杂问题解决办法造成。如此种种压碎了无数人的希望和生活。因此,压力就开始累积,又一次开始累积。这种故态复萌的广泛恶意、不负责任以及时而令人惊讶的愚蠢,像高压水柱般一齐射入装满全球要事的密闭空间中。除非通过更明智的政策制定来逐步且迅速地释放压力——在这样的决策中,全人类的利益要高于这种对极其狭隘、纯粹是民族或意识形态性质的议程的强烈追求。否则——正如我们通过翻阅人类史所得知的——到了压力释放的时候,会带来无数的暴力和死亡。 

主席先生,

当代表各国的关键起草者撰写《联合国宪章》,当他们拟定了一套保护性壁垒,也就是组成了我们国际系统的条约和法律时,他们不是因为自己仅仅是理想主义者才这样做。他们是为了安全,也因为他们是务实派。他们经历过全球战争、强取豪夺和帝国主义的压迫。他们经历过“权力制衡”的政治及其后果——这种政治猛烈地坠入不平衡,就如野蛮的民族主义和极左与极右意识形态造成的后果。他们从苦涩的经验中了解到,人权、尊重人权、捍卫人权,不会威胁国家安全——而是打造更持久的国家,(用他们的话说)为“最终和平”做出贡献。如此一来,在全球战争泛滥以及核武器发展之后,他们创建了联合国,撰写了国际法律,以抵挡这些威胁。 

今天,在我们举行会议之际,各方逐渐偏离各国曾为了规范其行为而建设的一套机构和法律。严重违反国际人权法的行为——它明显会导致灾难性后果——正被人漠然视之。越来越多国家似乎相信,国际体系的法律架构是他们可以挑挑拣拣的菜单——舍弃短期似乎会带来不方便的部分。 

各国自己建立起一套法律和价值观体系用以抵御全球性威胁,它的破碎瓦解极其令人警惕。许多领导人非但没有采取理性而富有合作性的方法来平息挑战——包括暴力极端主义兴起,武装冲突与日俱增,人们为寻求安全而迁移——反而在迎合简单的民族主义,它反映出极端主义者简单且具有破坏性的“我们”对抗“他们”的心态,煽动日益猛烈的偏见和恐惧之风。针对存在广泛根源的问题寻找单方面便捷补丁的努力不仅毫无原则,也是种幻想——它助长了巨大的痛苦,加深了混乱。

主席先生,

对人类生命和尊严的保护时时刻刻都很重要。战争不会使诸如此类的国际人权法基本义务停止。在武装冲突或占领时期,一套补充性的法律——国际人道主义法——提供了额外的保护措施来维护交战者、平民、伤病员以及缴械人员的权利。它必须适用于所有各方:各国——包括外部干预情况下的所有外国部队——以及非国家武装团体。 

这两大法律体系在多场冲突中令人震惊地遭到违反,且完全有罪不罚。在叙利亚,在上周末敌对行动临时停止之前,这种现象持续了五年之久。社区、学校和拥挤的集市都已被数万次空袭击中。直升机向街道和住家丢出了数千枚桶式炸弹。迫击炮和火炮以及简易爆炸装置的使用无视平民生命。

医院、医疗单位和保健人员受到国际人道主义法之下的特殊保护。不过,叙利亚自1月初以来已有至少十所医院和其他医疗单位被破坏或摧毁­——每周超过一所——有几次,第二轮空袭击中了救援行动。这些杀人袭击的反复上演说明,某些冲突方正在蓄意针对医疗单位,或是毫不在意。他们剥夺了大量人口的健康权,危及其生命权,这其中许多人已经遭受过猛烈轰炸的影响。

同样,蓄意使人挨饿也是被明令禁止作为战争武器的。这可以推广到围困行动,它剥夺了平民的基本物资,如食物。然而,逾45万人目前滞留在遭到围困的叙利亚村镇——有些情况下已长达数年。食物、药品和其他急需的人道主义援助不断受阻。数千人面临饿死的风险。 

然而,叙利亚冲突远不是唯一一场有平民遭受可怕攻击的武装冲突。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南苏丹和也门,众多医疗设施、宗教场所和学校多次遭到袭击和轰炸。我们都注意到仅仅两天之前纳赫姆(Nahem)喀勒克(Khaleq)集市受到的袭击,事故导致数十名平民死亡。这些侵犯造成的破坏——流血、不必要的痛苦以及本可治愈的疾病和伤势造成的死亡——十分可怕。我要和尊敬的无国界医生组织(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主席一同呼吁:这种袭击的常态化是不可容忍的。

极其令人警惕的是,那么多的冲突、危机和人道主义紧急状况目前愈演愈烈,其中多次违反了保护人民权利和生命的准则。在阿富汗、布隆迪和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遭受博科圣地(Boko Haram)袭击的乍得湖周边国家;在伊拉克;利比亚;马里;巴勒斯坦被占领土;索马里;南苏丹;苏丹;叙利亚;乌克兰和也门,数百万人的生命受到威胁,数百万家庭被摧毁。幸存者,尤其是最脆弱的幸存者,被迫逃亡,暴露在进一步的侵犯面前。经济正在被打乱。卫生制度和基础设施正在受到破坏。儿童挨饿,无法入学,许多人受到多重形式的暴力。

这些长期冲突和紧急事件的影响将会由几代人来承受。然而它们还在造成冲击——甚至似乎不会停止冲击。 

不论它们是蓄意针对或系统性能力缺失的后果,每一起对平民和受保护民事目标的单独袭击都必须接受充分、透明而独立的调查。

主席先生,

叙利亚、伊拉克和其他地方的冲突已释放出一股有毒的邪恶力量,包括令人作呕的犯罪和暴行,以及人口贩运团伙的出现。这些是越来越多移民正在逃离的环境。他们受到的创伤令人惊恐;他们值得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怜悯。继续打造高墙防止这些绝望的人逃离,这是一种残忍行径,也是痴心妄想。

移徙是人类历史的一个基本事实,它需要全球分担责任。对于敞开大门的国家而言,欢迎二战后数百万流离失所者明显是一种积极而有原则的举动。已有相关协议使柬埔寨、老挝和越南难民和移徙者以及逃离前南斯拉夫战争的人民重新安置和融入:这些决定不仅给接收国带来净收益,也反映了道德领导力与国际合作。

而如今,我们看到敌意、混乱和对仇外态度的叫嚣。

主席先生,

反移民和反少数群体的论调给社会留下创伤。它们或许会在一些地方带来短暂的政治满足,但会造成深刻的分裂。种族主义、歧视和仇外言论让少数群体和局外人更加难以获得平等机会和基本物资。因此,我们的社会就产生裂痕。社区日益疏远。

“无知导致恐惧,恐惧导致仇恨,仇恨导致暴力。公式就是那样。”阿布·瓦利德·穆哈迈德·伊本·阿迈德·伊本·鲁世德(Abu al-Walid Mohammad ibn Ahmed ibn Rushd)写道。他是850年前来自西班牙的伟大的伊斯兰和欧洲哲学家。当领导人表达或煽动仇恨言论的浪潮,正如我们最近几月所见——对移民、专门的族裔和宗教群体的仇恨言论——他们就引发了冲击波,其影响只有暴力。

同样,当政府镇压基层活动人士、记者和政治对手时——或除去对独立司法部门的保障——它们就不是在采取行动制止暴力极端主义。它们正在瓦解其社会的完整性,瓦解人们对基本制度的信任和尊重。打压人类自由不会保护我们免遭恐怖主义。它制造了危险的分裂和冤屈,会导致更多暴力。 

我们不能因为震惊于几千个疯子的荒诞行径,就把我们的原则、我们的理性抛诸脑后。所谓的“伊斯兰国”是一支强大的邪恶力量。但它的行为和心态颇不人道,以致其只能在贫穷和仇恨的氛围下茁壮。这种威胁是可以克服的,我们的社会过去确实也做到过。

据传,中国古代哲学家老子曾说过:“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这片中空是我们的价值观所在。我们的原则所具备的力量能够创造复原力,也就是抵御威胁的能力。

我敦促政策制定者在努力铲除暴力极端主义潜在因素时动用这些核心价值观。持久的歧视,它造成了苦涩的冤情和日常的羞辱。腐败,它煽动了怨恨,是那么多治理不善的根源。不充足的学校,以及让青年丧失机会的经济结构。未能在充满仁爱和尊重的社会中形成归属感。阻碍了人们充分参与决策的限制——这样他们就不再相信自己的社会。

确保尊重人权的措施将会比任何镇压手段都更有效、更持久地扑灭暴力极端主义。司法和人权是忠诚的必要基础。它们正是当前所需的。

同样,健全的政策不能建立在所谓移民入侵的歪曲画面之上,他们明显是在逃离那些对于人类生命而言不再安全的国家。他们的迁移是出于绝望而寻找希望。我不会小看这可能造成的后勤困难,但他们对任何社会都不是威胁。各国混乱的竞相逐次行为正在给冲突周遭各国制造大量不可持续的压力,这些国家无法继续独自承担这项任务。这些政策加剧了人类的苦难,催生了越来越不守原则的决定,制造了混乱。

我们需要一套新的、一致的政策,建立起希望:人们将能够在自己的家乡生活在公平而公正的社会中。同时,对于逃命者,必须要有理智、有原则且富有同情的欢迎。我敦促各会员国跨越仇外之声,从历史上伟大的融合力量中吸取教训。城市和文明被多样性灌溉,它们过去曾欢迎过规模远大于此的人类移徙。

主席先生,

如果全球气候变化能教会我们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这个星球上,并没有所谓的“他们”。只有我们。

然而,结构性不公正和歧视继续剥夺着数百万人的发展权。被剥夺基本平等——包括生殖权——的妇女人数令人震惊。有太多人被偏见和强大的不平等力量排除在重要资源之外。

对于诸如此类的话题,我和我的办事处大声疾呼,采取行动,尽己所能——在这里,我要向秘书长的人权先行倡议致敬,它也是副秘书长所提倡的,为整个系统对人权发声提供了新的动力。我们大胆开展这项工作,不过我们依赖于各国来获取资源,因为内在尊严和个人价值;男女的平等;各民族经济和社会进步——这些人权原则是和平的基础。

47国的联合影响力齐聚于此。我们借助联合国的力量发声。不论作为个人还是各国代表,我促请各位勇敢而有原则地采取行动,对保护平民坚持强有力的立场。严重破坏这种秩序的肇事者必须明白,他们首先会受到法律的充分制裁。我促请各位跨越国家的自利,治愈而不是助长分裂。遵守并保护国际人道主义和人权法。我促请各位动用外交权力,坚持和平并推进对所有人的人权保护,不论在其他国家还是本国。

本理事会已成为联合国内部的重要机构,影响力渐增,受到更多的尊重。我相信,随着人权关切越来越多地融入发展和所有其他联合国活动中,这就要求理事会必须与安理会和其他机构发展更稳固的关系。在第二个十年中,人权理事会必须对世界大事产生重要影响——帮助确保我们当下目睹的可怕人权侵犯不会成为明天更严重苦难和混乱的序章。

更多信息和媒体请求请联系鲁珀特·科尔维尔(Rupert Colville,+41 22 917 9767 / rcolville@ohchr.org)或塞西尔•普伊(Cécile Pouilly,+41 22 917 9310 / cpouilly@ohch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