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新闻稿 特别程序

我们知道有多少厄立特里亚儿童只身到达欧洲,却不知道有多少儿童在途中死去——联合国专家

逃离厄立特里亚的孩子们

2014年10月28日

纽约/日内瓦(2014年10月29日)——联合国厄立特里亚问题特别报告员希拉·基塔鲁斯(Sheila B. Keetharuth)对该国境内持续的人权侵犯现象造成大批人口出走表示警觉。她向联大发出警告称,有大量儿童在没有父母陪伴的情况下逃离厄立特里亚。

“从年初到十月中旬,共有4000多名厄立特里亚未成年人到达了意大利,包括3200多名没有父母陪同的儿童。”基塔鲁斯女士引用了联合国难民署收集的数字表示。

“我们得到的数字只反映了成功到达欧洲的人数。我们不清楚有多少儿童在途中死去。”人权专家强调,“在所有情况下,无人陪伴的未成年人需要特别的保护。”

儿童冒着生命危险,独自或和朋友一起逃离今后可构成强迫劳动的军事训练和征兵,他们期盼和家人团聚,或是希望自己的权利能在外国得到保护。他们十分脆弱,并且冒着暴露在侵害和暴力之中的风险,包括可能落入贩运者和走私者之手,被用来向其家人索取赎金。

厄立特里亚人正在不断逃离系统性的大规模人权侵犯,例如无限期的强制征兵和全国兵役背景下的侵犯行为、任意逮捕和拘留、单独监禁、不人道的监狱条件、法外杀害、失踪和酷刑。

她表示:“近几个月,我们看到进入邻国的厄立特里亚寻求庇护者明显增加,几乎每个月都有4000人出逃。”抵达欧洲的厄立特里亚人有了显著的增长。2014年1月至9月间,共有32537人坐船到达意大利。叙利亚人和厄立特里亚人是到访人数最多的两个群体。

特别报告员指出,厄立特里亚的局势在2013年1月所谓“佛托山事件”的政变企图背景下恶化。据报,当时许多人遭到了逮捕和拘押,具体人数并不清楚,不过有消息来源称其多达800人,他们下落不明,也没有出现在任何的法庭上。

“上述侵犯现象并未受到惩罚。没有肇事者被绳之以法。”基塔鲁斯女士表示,“正因如此,我欢迎人权理事会成立了一个调查委员会,调查我报告中所列的厄立特里亚境内所有的人权侵犯指称。”

专家呼吁厄立特里亚政府、国内外的厄立特里亚人民以及国际社会与委员会和她的任务合作。“我依然充分致力于开展人权理事会委予我的任务,并采用建设性、透明、独立而公正的工作方式,我很期待成为调查委员会的一员开始工作。”她表示。

特别报告员欢迎厄立特里亚加入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这项进程已经延误了很长时间。“我希望这预示着厄立特里亚遵循国际法以禁止酷刑的意愿。”她表示。

希拉·基塔鲁斯在2012年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21届会议上被任命为厄立特里亚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她于2012年11月1日上任。作为特别报告员,她独立于任何政府或组织,以个人身份行使职责。她曾是毛里求斯的一名律师,在监督和记录人权侵犯行为以及人权倡议活动、培训和诉讼方面具备大量经验。更多内容请访问: http://www.ohchr.org/ch/HRBodies/SP/CountriesMandates/ER/Pages/SREritrea.aspx

查看特别报告员提交至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最新报告(A/HRC/26/L.6): http://ap.ohchr.org/documents/dpage_e.aspx?m=201

联合国人权国别页面——厄立特里亚: http://www.ohchr.org/ch/Countries/AfricaRegion/Pages/ERIndex.aspx

更多信息和媒体请求请联系:
纽约:
安德烈-米歇尔·埃桑古(André-Michel Essoungou,+1 917 367 9995 / 手机:+1 917 940 0685 / [email protected]
内纳德·瓦西奇(Nenad Vasic,+1 212 963 5998 / 手机:+1 917 941 7558 / [email protected]
日内瓦
博尔瑟·安肯布兰德(Birthe Ankenbrand,+41 22 928 9465 / [email protected])或致函[email protected]

与其他联合国独立专家相关的媒体请求请联系: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传媒科萨维耶•塞拉亚(Xabier Celaya,+ 41 22 917 9383 / [email protected]

该页的其他语文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