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新闻稿 人权理事会

博科圣地

博科圣地

2015年7月1日

主席先生,
尊敬的理事会成员,
各位阁下,

在本届理事会要求人权高专办记录并报告博科圣地的人权侵犯和虐待行为后,我们已迅速部署工作人员。我们的小组已走访至喀麦隆极北省、尼日尔南部和尼日利亚东北部地区,之后几天也将访问乍得。在落实理事会授予我们的这一任务时,他们将继续依靠与所有当事国的密切合作,包括通过为全面开放在这一领域搜集信息的途径提供帮助。

按照要求,我们将于9月份向理事会提供一份完整的书面报告。然而,博科圣地犯下的侵犯行为十分广泛且深远这一点已十分明确,这需要一个同等规模的应对方式。

令人振奋的是政府正在恢复对尼日利亚几个关键区域的控制。这些直接的安全状况方面的进展给了我们和平的希望,也让我们对当局将能够解决危机的根本原因抱有信心——包括,正如我们在本届理事会4月的特别会议中讨论的那样——严重的潜在贫困现象、社会经济匮乏和歧视以及对治理不善的指控。

人权高专办工作人员对尼日利亚东北部博科圣地袭击事件中曾被俘虏者和幸存者进行了访谈,访谈反映出一种可以追溯到几个月、甚至几年前的不加区分的恶意攻击模式。它们包括大屠杀;烧毁整个村落;攻击礼拜场所和学校等受保护区域,并杀害在这类场所寻求庇护的人们;酷刑;在所谓的“法院”进行判刑后的残忍且有辱人格的待遇;大规模绑架,包括针对儿童;强迫流离失所;雇佣儿童;对妇女和女童权利大规模且极其严重的侵犯行为,包括性奴役、性暴力、强迫的所谓的“婚姻”以及侵犯人权且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原则的强迫怀孕。

尼日利亚的幸存者向人权高专办的工作人员做出了令人痛苦的目击者证词,描述了大规模杀戮男子和男童可怕场景,博科圣地将这些男性聚在一起,极其残忍地将他们枪杀或砍死,然后把村里的女性居民绑架。人权高专办的访谈还证实,在妇女和女童被俘虏期间——许多情况下俘虏期持续数月甚至几年——她们被性奴役、强奸并被迫进行所谓的“结婚”。许多这些可怕经历的幸存者目前都怀有强奸犯的孩子。当局确保每一个这类罪行的肇事者都在法院受到问责至关重要。

去年,喀麦隆、尼日尔和乍得的村镇和村落遭到了无情的攻击,这也导致了恐怖的苦难。人们在自己的家中被烧死、砍头、奴役、强奸、遭受酷刑和强迫征用。人权高专办工作人员采访了4月尼日尔乍得湖岛屿袭击事件的受害者和目击者,该事件导致约有4万平民在尼日尔当局的命令下被迫迁移至迪法和波索。在尼日利亚,博科圣地战士杀害了平民、烧毁了村落,还绑架了妇女和儿童。两周前尼日尔的另一起博科圣地袭击——至少有38名平民在迪法区域的村落里被杀害——以及6月15日针对乍得首都警方的轰炸,这都是血淋淋的事实,提醒着我们博科圣地仍有能力造成巨大的伤害。

此外,在大多数最近重新被区域部队夺回的城镇和村落中,据称博科圣地战士抢夺并焚毁住房、店铺和学校;毁坏医院和卫生中心并粉碎饮水点和供水系统。在一些案件中,他们系统性地摧毁对人们的生活和生计至关重要的桥梁和其他基础设施。再加上这一运动所造成的大规模流离失所,此次破坏对该区域的经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这个历来靠生产粮食在整个萨赫勒地区进行贸易的区域,目前已经发生了严重的食物短缺。

这一经济影响因为区域当局限制流通的安全措施而变得更为严重——包括关闭边界、取缔摩托车、实行宵禁、因为可能被博科圣地使用而没收一卡车一卡车的货物并限制进入农田和渔区。同样地,博科圣地攻击尼日尔一些村落后导致4万名岛民被迫流离失所也造成了巨大的困难。这些措施大大地增加了整个地区人口贫困的风险。它们还在受影响社群中引发了可以理解的反感,这可能最终推动对博科圣地的支持。在开展这些行动时,该区域的安全部队不增加民众的苦难这一点十分重要。

有报道称,被博科圣地俘虏甚至是奴役数月的成人甚至是儿童——已被政府军解救出来——目前正在没有受指控的情况下遭到拘留,有时还持续很长时间,我对此感到震惊。最初据称是来自喀麦隆Girvidig一个博科圣地训练营的84名儿童的案例是尤为令人震惊的一个例子。这些7至15岁的男童于2014年12月被安全部队逮捕,并被送到马鲁阿市(Maroua)接受 喀麦隆儿童研究所(Institut Camerounaise de l’Enfance) 的评估。上周五——在经历6个月近乎绝食的拘留后——其中约有30名儿童获释回家。我促请当局尽快解决其余那些男童的状况。我们将跟进这些案例以及在Girvidig与这些男童一起被逮捕的43名成人的拘留状况。我们还希望明确这个被称为博科圣地训练营的本质,一些目击者将它描述为平常的可兰经学校,与任何博科圣地活动或意识形态都无关。

许多被博科圣地绑架和奴役的妇女和儿童据称正因为排查和康复原因而被尼日利亚安全部队长期关押。人权高专办将要求接触这些妇女和儿童,以确保其需求和选择受到尊重。

许多之前被俘虏的女性和年轻女童都怀孕了,一些人怀着强奸犯的孩子,据称其中一些人希望终结这些意外怀孕。我注意到,在尼日利亚,只有在妇女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时,堕胎才是合法的。各人权机制一再呼吁,在保护妇女生命之外确保她们可以获得安全的堕胎服务,包括在强奸和保护妇女健康的情况下。考虑到这样的情况,我强烈建议对当前尼日利亚的法规尽可能地进行最富有同情心的解读,使其纳入遭受了这类令人震惊的残忍行径的妇女和年轻女童自杀以及精神健康方面的风险。

人权高专办的工作人员还向我转达了一些报告,报告指出安全部队和当地人口极度怀疑地看待返回的博科圣地俘虏,此外还发生了大量明显的任意逮捕。在一些区域,所有卡努里人族群似乎都被怀疑与该运动密谋。针对境内流离失所者和卡努里人严厉且不正当的歧视将破坏该地区振兴社群感的能力,而跨社群联系推动了繁荣与和平。尼日利亚联邦政府和欧盟签署了150万欧元的一份协议以落实基于社区的、针对儿童受害者和返回者的社会心理支持和保护服务;这一工作至关重要,它首先要不再进一步损害这些人及其家人的权利。

我必须强调当事国军方和警方在开展针对博科圣地的安全行动时更多地关注人权的必要性。保护平民必须是所有军事行动最重要的关切,要遵守保护人权的严格交战规则和国际人道主义法。人权高专办随时准备着为具体且实用的培训提供帮助,包括非歧视性政策、拘留条件、对平民的保护、问责机制的设立以及对国际人道主义和人权法的尊重。未能坚持这些原则可能破坏最近针对博科圣地取得的成果,因为这将让更多人有理由对当局不信任。

我十分悲痛地注意到国际特赦组织的详细报告,该报告称,尼日利亚军事部队施行了严重的人权侵犯行为。虽然人权高专办无法证实这些指控,但我们同样悲伤地对2009年以来在与博科圣地的对抗中许多逮捕行为的任意或歧视性本质、尼日利亚东北部包括酷刑和缺少食物或饮用水在内的通常令人震惊的拘留状况表示关切。

确实,这类状况并非仅限于尼日利亚。人权高专办还明确了2014年12月27日袭击事件的细节,在那之前一天至少有一名战士在伏击中被杀害,喀麦隆武装部队随后对极北省Magdeme和Doublei村发动了袭击。政府称当时有70人被逮捕,不过其中25人目前已死亡;据称被捕者中有许多人死于马鲁阿市宪兵拘留设施内不人道的拘留状况。截至到目前,人权高专办发现,至少有88人已被逮捕,不过其他可靠来源称这一数字高达260。我对喀麦隆当局已开始对拘留中的死亡进行调查表示称赞,我鼓励他们也调查一下武装力量在这两个受影响村落的行为。

我还对布哈里总统在就职演说中的承诺表示高兴,他称他的政府将“彻查交战规则以避免行动中的人权侵犯行为并……改善行动和法律机制,以确保对武装力量施行的、被证实的人权侵犯行为采取惩戒措施。”这是一个强有力的积极讯号,我们随时准备好了提供帮助。

尼日利亚政府和区域部队正在继续获得领土,我相信现在是时候适当地考虑基于问责与和解必要性的深刻政策对策的必要性,并采取相关措施推动社会和经济权利并改善治理。必须重建信任,包括对当局的信任以及社群间的信任。当局还必须协助博科圣地的妇女和女童幸存者,包括鼓励她们重新融入其所在的社群,对性暴力行为进行问责并确保对妇女权利更大的尊重。我们将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协助该地区的当局,让其民众能够充分享有人权。同时,成员国、捐赠方以及联合国国家工作队可以、也应该开始聚焦于满足次区域民众需求的方案——修复博科圣地造成的伤害并确保这样的运动永远都不会再站稳脚跟。

更多信息和媒体请求请联系鲁珀特•科尔维尔(Rupert Colville,+41 22 917 9767 / [email protected])或电邮至[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塞西尔•普伊(Cécile Pouilly,+41 22 917 9310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