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新闻稿 特别程序

打击暴力极端主义是限制自由言论和控制媒体的“完美借口”——联合国专家

“完美借口”

2016年5月3日

世界新闻自由日,2016年5月3日

日内瓦(2016年5月3日)——联合国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David Kaye)今天警告,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行动可以成为世界各地民主和威权政府限制言论自由、试图控制获取信息渠道的“完美借口”。

凯伊先生和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美洲人权委员会以及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同事们承认,各国政府和非国家行为者打击暴力和煽动暴力行为势在必行,他们同时也在年度联合声明*中提出关切称,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方案(打击暴力极端主义方案——CVE或防范暴力极端主义方案——PVE)可能会削弱言论自由。

“通过‘平衡’言论自由和暴力防范,这些旨在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方案和倡议已经——经常是有意为之,有时则是无意的——让媒体陷入风险或受到限制。”这名联合国专家在世界新闻自由日上表示。

“所谓的打击/防范暴力极端主义方案必须立足于法律框架,立足于能够证明其有效性和实现合法目标必要性与适度性的证据。”凯伊先生强调。

这名人权专家指出,多数打击暴力极端主义方案未能对关键术语提供定义,例如“极端主义”或“激进化”。“缺少清晰的定义,这些术语就可能被用于限制广泛的合法表达。”他说。

“一些政府专门将记者、博客作者、政治异见者、活动人士和人权维护者作为‘极端分子’或‘恐怖分子’,将他们定罪和拘留,利用法律系统打击宽泛且不明确的犯罪。”凯伊先生警告,“感受到伤害的不仅是记者,还有他们的受众,也就是拥有知情权和获取公益信息权的公众。”

特别报告员还警告,打击暴力极端主义方案引发的行动——包括内容的删除、监控、批评加密等安全工具——可能会破坏电子技术增进言论自由、获取信息和为对立言论提供发声渠道的潜能。

“言论自由在促进平等和打击不容忍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而媒体、互联网和其他数字技术为社会提供信息的作用也至关重要。”凯伊先生表示。

这名联合国特别报告员认为,“限制言论自由空间和限制公民空间会推进那些助长、威胁使用和利用恐怖主义与暴力的人员的目标”。

(*) 请见关于言论自由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的联合声明,联署者有联合国见解和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大卫·凯伊,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媒体自由问题代表敦加·米贾托维克(Dunja Mijatovic),美洲人权委员会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爱迪生·兰扎(Edison Lanza)和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言论自由与获取信息问题特别报告员潘西·特拉库拉(Pansy Tlakula):http://www.ohchr.org/CH/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19915&LangID=C

大卫·凯伊(美国)于2014年8月被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命为增进和保护见解和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身为特别报告员,他是所谓人权理事会特别程序的一部分。特别程序是联合国人权系统中最大的独立专家机构,是人权理事会独立实况调查和监测机制的总称。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是人权理事会任命的独立人权专家,负责应对世界各地的国别状况或专题问题。他们不是联合国职员,独立于任何政府或组织。他们以个人身份任职,不收取工作报酬。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ohchr.org/CH/Issues/FreedomOpinion/Pages/OpinionIndex.aspx

另见在打击恐怖主义的同时促进与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本·埃默森(Ben Emmerson)的报告,他在提交至人权理事会的最近一份报告中(A/HRC/31/65)谈到了预防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背景下的人权问题:http://www.ohchr.org/CH/HRBodies/HRC/RegularSessions/Session31/Documents/A.HRC.31.65_AUV.docx

更多信息和媒体请求请联系维多利亚·库恩女士(Victoria Kuhn,+41 22 917 9278 / [email protected])或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与其他联合国独立专家相关的媒体问询请联系:
传媒科萨维耶•塞拉亚(Xabier Celaya,+ 41 22 917 9383 / [email protected]

该页的其他语文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