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

性取向和性别认同问题独立专家

简介

来自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的严重迫害使许多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不得不逃离家园以寻找一个安全的环境,从而能够正常地生活并充分行使自己的权利。目前,全球约有1亿人被迫流离失所,其中,被认为是难民、寻求庇护者、境内流离失所者和/或无国籍者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是移徙中最脆弱和最被边缘化的人。

尽管目前还没有关于全球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的准确数据,但这些群体中的许多人都居住在没有为其提供有力人权保护的国家,有的国家甚至存在强烈的歧视。由于不利的气候影响和社会经济脆弱性不断加剧等因素,未来几年,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可能还会增多。

在流离失所状态下不断重现的侵犯人权行为

在人道主义背景下被迫流离失所或移徙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经常经历多种互相交织的暴力、歧视和虐待,无论是在其原籍国或惯常居住地,还是在寻求庇护的地方。

由于对其实际或想象的性取向、性别认同、性别表达和/或性特征的判断,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本身已经面临结构脆弱性,其移民、寻求庇护者和难民身份往往又加剧了这种脆弱。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可能是要逃离与其实际或想象的性取向、性别认同、性别表达和/或性特征有关的迫害,或者是在寻求安全,免受其他迫害因素的影响,如种族、国籍、政治观点或信仰。无论如何,这些群体可能会发现自己面临着相互交织和重叠的社会成见和制度化排斥,而且往往无法获得最低限度的保护以使其免受暴力模式的影响,这些暴力模式是迫使其寻求安全的根本原因,而且常常在流离失所状态下不断重现。

世界上近2/3的被迫流离失所者在寻求安全的过程中无法跨越国境。在将自愿同性关系和/或多元性别身份定为犯罪行为的国家,为境内流离失所者提供支助的机构也很少会系统地承认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并为其解决问题,最典型的就是在脆弱或受冲突影响地区。境内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可能无法求助于那些主要致力于为来自其他国家的寻求庇护者提供支助的组织以获得其支持。

许多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即使跨越国境抵达了其他国家,仍要面临类似或更严峻的暴力风险,以及仇外心理、种族主义、厌女症、社会经济边缘化、敌视以及传统支持网络的孤立。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在流离失所的各个阶段可能都特别容易受到暴力、虐待和剥削,其行为者包括但不限于移民和安全当局、贩运者、偷运者、流离失所者同伴,以及在其抵达庇护地后负责其安全和福祉的行为者。

不断加剧的排斥和脆弱因素

对流离失所者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的虐待可能采取基于性别的暴力形式,也可能表现为将其排斥在基本服务之外,如安全和适当的住宿,安全获得食品和非食品物品的分配,医疗、精神健康和社会心理服务(包括但不限于性和生殖健康服务,以及在适当情况下的酷刑康复治疗),以及金融服务和生计支助。合法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排斥加剧了这些群体的脆弱性,使其面临更严重的剥削和参加高危生计行为的压力。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往往面临其他流离失所者的持续歧视和虐待,并可能被排除在为广大被迫流离失所社群服务而设立的决策机构之外。虽然这些情况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之前就已经存在,但记录表明,在疫情期间,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面临的情况又进一步恶化。

此外,这种污名化导致许多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在抵达庇护地点后立即向当局透露其实际或想象的性取向、性别认同、性别表达和/或性特征面临着极不安全的条件,尤其是如果流离失所的申请人并没有被告知他们可以因为有充分理由惧怕受到与其实际或想象的性取向、性别认同、性别表达和/或性特征有关的迫害而申请保护地位。不幸的是,尽管1951年的《难民公约》和1967年的《议定书》[英]都规定,基于实际或想象的性取向、性别认同、性别表达和/或性特征的迫害可以被视为申请庇护的潜在理由,但假如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在之后透露这些迫害驱动因素,往往会对其庇护申请的结果产生不利影响,尤其是在对所有被迫流离失所者的庇护可信度程序变得更加严格的地区。在对家庭构成的定义仅以二元性别和异性恋规范为基础的情况下,移徙中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往往无法行使其家庭团聚的权利。

跨性别和多元性别的的难民、寻求庇护者、境内流离失所和无国籍人士是最容易遭受身心虐待、殴打、强奸、酷刑和谋杀的移民群体,因为其明显的性别表达往往被视为对原籍国和庇护国现行社会规范的直接挑战。因此,这些群体在更安全的环境中寻求保护时往往会努力让自己不那么显眼,以应对这一问题。

  • 正如独立专家在关于众多跨性别者和多元性别者状况的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寻求在法律面前获得承认的多元性别者和跨性别者往往会在医疗保健机构遭受暴力,例如强制精神鉴定、非自愿手术、绝育或其他胁迫性治疗,医疗机构通常会以具有歧视性的医疗分类作为理由。
  • 在庇护管辖区,无证件、没有正当移民地位,甚至是难民身份已被承认的跨性别者和多元性别者,都无法获得合法的性别认同,基于出生性别的性别误解也十分普遍,这可能会在跨性别者和多元性别者的整个流离失所经历中造成极其有害的挑战。
联盟思维和跨部门团结的必要性

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体现了当前人类最受污名化的若干特征——即挑战主流社会规范的实际或想象的性取向、性别认同、性别表达和/或性特征,以及被污名化的移民或国籍身份。这使其在原籍国和庇护国都特别容易受到家庭虐待和社会歧视,沦为政治层面转嫁责任的对象,在体制上被边缘化。

然而,主要致力于维护人权的组织可能没有良好的条件能够使其转向提供物质方面的人道主义支持,包括提供法律庇护的有关事宜。相反,在援助被迫流离失所者和广大移民方面有着丰富经验的人道主义组织可能没有条件去全面了解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的具体需求。民间社会、私营部门以及国家和超国家行为者都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

在这个问题上,性取向和性别认同问题独立专家自其任务设立以来就一直与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密切合作。这一联盟的职责包括执行由难民署协助的监测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在收容庇护国的人权状况的特派任务,包括居住在难民营和集体接待中心的人;交换资料,发表联合声明,召开联合专家磋商会议,并就每个联合国实体的参与参数提供战略性技术建议。

此外,独立专家还与要求获得咨询意见的国家和地区当局保持不间断的定期对话,以指导其为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提供具体支助。任务负责人对学术专家和民间社会组织的密切合作表示感激,包括由曾经或正在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领导的组织,他们为开展任务的大致方式提供了指导。

在国家访问、广泛的多方利益攸关方磋商和深入研究期间获得的证据的支持下,性取向和性别认同问题独立专家坚持认为,负责保护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的所有行为者应该加强合作与协调,包括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自身,这是维护其人权与转变暴力和歧视的恶性循环的必要条件,而这种恶性循环恰恰是导致其寻求保护的根本原因。

专题报告

此外,下列报告阐述了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以及无国籍者的人权状况: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对性少数者人权的影响(2020年)
独立专家于2020年7月向联合国大会提交的报告讨论了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对性少数者、社群和/或人口的影响。独立专家分析了疫情对社会排斥和暴力的影响,及其与污名化和歧视等体制性驱动因素的关联。他还研究了在疫情背景下采取的旨在迫害性少数者或产生了间接或意想不到的歧视影响的措施。报告还展示了一些良好做法。

社会文化和经济包容(2019年)
独立专家于2019年10月向联合国大会提交的报告研究了对性少数者的社会、文化和经济包容。解决其社会和经济权利问题是解决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暴力和歧视的关键。报告讨论了包容的动态发展,并提出了有助于局势继续向前发展的结论和建议。

对性别认同和去病理化的法律承认(2018年)
独立专家于2018年10月向联合国大会提交的报告研究了放弃从“病理学”角度对特定类型的性别进行分类的进程。报告阐明了各国有义务尊重并促进尊重性别认同,因为这是身份的组成部分。报告还强调了一些确保尊重性别认同的有效措施,并就如何解决基于性别认同的暴力和歧视向各国提供了指导。

人类的多样性与多样性中的人类(2017年)
独立专家于2017年6月在向人权理事会进行首次介绍时阐述了他的做法和方法,概述了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暴力和歧视状况,并确定了保护免受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暴力和歧视任务的六项基础:

  • 不再将自愿同性恋关系及其性别认同和表达定为犯罪;
  • 有效的反歧视措施;
  • 对性别认同的法律承认;
  • 与去病理化相关的去污名化;
  • 社会文化包容;
  • 有同理心的教育。

难民署-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歧视问题独立专家关于对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的保护和解决方案的全球圆桌会议
2021年6月,独立专家和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联合召开了“2021年难民署-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歧视问题独立专家关于对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的保护和解决方案的全球圆桌会议”,这是一次为期一个月的多方磋商会议,其结果可在下方获取:

查看2021年难民署-性取向和性别认同歧视问题独立专家圆桌会议的完整结论概要,包括方法、与会者以及向联合国、国家责任承担者和民间社会利益相关者提出的建议。

声明

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在寻找安全避难所方面面临重大挑战(2022年)

在乌克兰,对性少数和多元性别难民的保护仍然至关重要(2022年)

联合国人权专家敦促对性少数难民提供更多保护(2019年)
本声明是与难民署保护事务助理高级专员共同发表的,主要探讨了在保护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方面存在的具体挑战,并向各国和其他责任承担者提出了建议。

新闻稿

全球圆桌会议制定了保护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联合行动[英](2021年)

必须采取更协调的行动以更好地保护保护被迫背井离乡的性少数者[英](2021年)

相关国家访问报告

突尼斯:A/HRC/50/27/Add.1(2022年)
乌克兰:A/HRC/44/53/Add.1(2022年)
格鲁吉亚:A/HRC/41/45/Add.1(2019年)
莫桑比克:A/HRC/41/45/Add.2(2019年)
阿根廷:A/HRC/38/43/Add.1(2018年)

针对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的来文——指控和国家答复

荷兰[英],将性少数者身份的难民和配偶与其子女分离,并意图将父母和一名儿童驱逐回不安全的原籍国,2020年7月28日——答复[英]

危地马拉[英],对前往墨西哥和美利坚合众国的性少数寻求庇护者实施受到国家支持的仇恨犯罪,2019年3月22日——答复[英]

肯尼亚[英],在肯尼亚卡库马难民营和其他地方对性少数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实施任意拘留、虐待和殴打,2018年9月21日

其他行为者[英],在肯尼亚卡库马难民营和其他地方对性少数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实施任意拘留、虐待和殴打,2018年9月21日——答复[英]

数据库[英]中检索所有相关来文和国家答复。
人权高专办网页[英]上查阅来文程序。

关于被迫流离失所的性少数者和多元性别者的资源链接

难民署和国际移民组织是联合国分别负责保护被迫流离失所者和移民管理的两个主要人道主义实体。

机构间​常设委员会由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召集,是联合国负责管理紧急情况下人道主义小组应急行动的跨机构机构。机构间​常设委员会关于“对受影响人口的问责”的二号成果小组是最直接关注对实际或想象的性取向、性别认同、性别表达和/或性特征的包容性的分队。人权高专办通过其人道主义行动应急科和防止性剥削和性虐待问题(PSEA)/性骚扰和性虐待问题(SHA)协调人出席本次会议[英]

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英]
国际移民组织[英]
机构间常设委员会[英]

*人权高专办和防止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暴力和歧视问题独立专家不对外部组织在各类指导方针、出版物或网站上发表的观点负责。

该页的其他语文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