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声明与讲话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蒂尔克呼吁联合国大会设立新的独立机构以寻找叙利亚失踪人员

2023年3月28日

2022年1月,一名叙利亚情报官员在德国科布伦茨地方法院受审,法德瓦·马哈茂德(Fadwa Mahmoud)在法院外举着丈夫和儿子的照片,他们于2012年失踪。© Thomas Frey/Pool via REUTERS

发言人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福尔克尔·蒂尔克

场合

联合国大会第七十七届会议

关于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人权状况的非正式情况通报

大会副主席,
各位阁下,
尊敬的各位代表,

目前叙利亚冲突已进入第13个年头,造成了一系列人权悲剧。数百万平民已经并将继续承受伤亡,性暴力,绑架、失踪和酷刑,流离失所,贫困以及痛苦。上个月叙利亚发生的地震惨剧,让已经遭受深重苦难的民众雪上加霜。我恳切希望,所有叙利亚人民蒙受的苦难立即结束。

目前无法确定叙利亚失踪人员的具体数量。通常认为叙利亚有10万人下落不明,但实际数字很可能要高得多。可以肯定的是,叙利亚冲突各方的家庭都遭到了破坏。这些家庭渴望获知亲人的遭遇。今天我站在诸位面前,努力增强他们的声音。

这是一个如此简单、强烈的人类需求,可能也是为数不多的将原本严重分裂的人们团结起来的事物之一。人们有权了解真相。

孩童的成长过程缺少了应有的父爱陪伴。妻子、母亲和姐妹在困境下维持全家人的生活。由于无法提供适当的文件,他们无权获得财产,甚至可能无法与子女一同旅行或送他们上学。伴随失踪而来的污名继续影响受害者及其家人,人们担心与失踪人员的家人来往可能会导致社区发生更多暴力事件。

寻找亲人使他们可能遭受剥削、人身威胁和勒索,以及为获得难辨真假的亲人下落信息而被索要钱财,甚至是报复。

叙利亚任意拘留和单独监禁后获释的幸存者向我们讲述了这段经历对他们造成的深刻创伤。包括性暴力在内的酷刑依然猖獗,死亡威胁也一直如影随形。虽然大多数失踪者是男性,但这种经历对女性而言尤其痛苦。获释后的许多妇女和女童不被家人接纳,她们被怀疑在拘留期间遭到强奸,因此被视为是其家庭的耻辱。女性幸存者受到的创伤日积月累,往往会引发再度失踪,她们选择离开这个国家,甚至试图自杀。

就遭受影响的人数及对冲突各方幸存者的影响程度而言,叙利亚失踪人员危机极其严峻,产生了严重恶果。

国际社会应当采取果断措施,为查明失踪人员的命运和下落提供有效途径,努力促成至今仍被拘留人员的获释,并为其家人提供支持。如果在这些对家庭、社区和整个社会至关重要的问题上未能取得进展,叙利亚就无法实现持久和平。民众遭受的痛苦、损失和不公正实在是太多了。

副主席先生,

遵照大会第76/288号决议并应秘书长要求,我的办事处牵头与从事失踪人员领域相关工作的国际机构、叙利亚机构以及民间社会组织进行了广泛磋商,包括许多受害者协会、幸存者协会及家人协会,其中有不少由妇女领导的协会。我谨借此机会向许多人士展现出的勇气和决心表示敬意,他们有权了解发生在亲人身上的事情真相,这是推动这一举措的力量所在。

这些磋商是绝对明确的。受影响最严重的群体认为,对现有机制和流程的逐步改善不足以应对这场危机的规模和严重程度。

目前已有广泛行为体接受受害者家属的索赔登记,包括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国际失踪人员委员会和多个叙利亚协会;收集信息以辨认遗骸身份;并以多种方式帮助其家庭。尽管相关行为体都在开展重要且极具价值的活动,但是没有任何一个行为体能够满足所有需求。即使全体联合起来,他们也无法提供与寻找失踪亲人的大量家庭数量相称的有效咨询和充分支持。

参与磋商的代表大多同意设立一个新的专门机构,其任务是澄清失踪人员的命运和下落,并为失踪人员家属和幸存者提供咨询和充分支持。许多会员国也表示支持这种做法。

这一机构将与现有行为体形成合作互补,填补秘书长在第A/76/890号报告中指出的空白,并为现有行为体继续开展和协调工作提供一个框架

该机构将为幸存者和失踪人员家属提供一个清晰明确、易于获得且以受害者为中心的入口。这种明确性应当成为恢复受害者和幸存者信任的关键一步。

参与磋商的代表强调了该机构应遵循的几项关键指导原则。

第一,新机构需以受害者和幸存者为中心。从机构初创阶段到整个运营过程,与叙利亚失踪人员家属和幸存者以及民间社会组织的接触都至关重要,包括就机构设立和运作进行广泛磋商。没有他们的参与,就无法为他们提供帮助。失踪人员家属和幸存者不仅是受益者,更是合作伙伴。他们明确了存在的差距和面临的挑战,必须运用他们的专业知识帮助制定有效办法以解决影响他们的危害。

第二,该机构需强调性别敏感度,从机构设立、人员配备到案件处理、搜救行动和支持工作。所有行动都必须充分把握失踪对妇女造成的过重负担,并寻求减轻这一负担的办法。

该机构必须具有包容性,无歧视地开展工作,无论是基于族裔、政治见解、性别、难民身份或任何其他区别性特征。

需以失踪人员仍然幸存且紧急需要援助为假设,开展所有搜救行动。

人员失踪并不是牵涉党派的问题。冲突各方均有失踪人员。该机构必须保持中立、公正,独立于任何党派。

第三,该机构需在行动中遵循“不伤害”原则。在与那些曾经多次向许多行为体提供敏感个人信息的家属接触时,这一点尤其重要。这些家属认为缺乏足够的后续工作,产生了不信任感,同时再次受到创伤,并且仍然一无所知。

各位阁下,

我要谈谈让这一机构有效执行其任务的条件。虽然有许多选择,但以下是我们提出的最低要求。

首先,新机构必须涵盖所有与叙利亚有关的失踪人员,不论其地点或国籍。

所有失踪人员家属都必须被告知他们可以向谁报告,下一步需采取什么步骤,以及当他们有问题时可以联系谁。

该机构必须设在让幸存者和失踪人员家属感到安全的地方,而且必须保证提供强大的数据保护。为支持散居海外的叙利亚失踪人员家属,该机构必须在处于关键地理位置的地区开展外联活动。

除了充分立足于人权之外,这一基础广泛的机构还应设法纳入文献、创伤和性别转换等领域的多学科专门知识,并与法医和其他技术专家合作。

该机构必须定期公开报告以确保透明,并定期提供有效的空间来听取其所服务家属的意见。

关于工作方法,新机构不应重复现有行动体提供的服务。相反,新机构应与现有行动体加强合作,消除在多个实体处理类似问题时可能出现的信息孤岛。

特别是,新机构应该支持而不是取代叙利亚协会与家属和幸存者建立的深厚且宝贵的联系。

新机构还必须在设计上具有适应性,以便在未来必要时,可以演变成一种混合或国家机制。最终的目标是必须让这一机构成为叙利亚的机构。

就结构而言,我建议分为两个主要部分:一是侧重于搜救,二是侧重于受害者的支持和参与。

搜救工作将包括确定案件的优先顺序,并将现有索赔和数据整合到一个可检索的数据库中。案件合并等活动可能需要建立更广泛的伙伴关系,而这些伙伴关系也可能有助于解决有关探访的实际问题。

这一机构的受害者支助工作需要评估和响应家属和幸存者的当前和长期需要,尤其应关注妇女和女童的情况。该机构需要建立和支持一个资源和服务提供者网络,帮助解决获取身份证件、提供社会心理或法律支持等一系列问题。

各位阁下,

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少仍然下落不明。我们迫切需要采取强有力的行动。叙利亚全国各地的社区和村庄存在相同的痛苦,这一广泛损失必须得到解决。如果不设立新机构,和解将遥遥无期。朝着这个方向的努力可以从恢复分裂的社区之间的信任开始。

因此,我呼吁大会考虑设立一个新机构,帮助为成千上万失踪者的所有家属和幸存者提供答案和支持,使这个遭受创伤和疲惫不堪的国家的所有人民都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并向那些迫切需要帮助的人伸出实际支持和援助之手。这是我们对叙利亚人民应尽的责任。

谢谢副主席先生。

更多信息和媒体问询,请联系:

纽约:
劳拉·吉尔伯特(Laura Gelbert)+ 1 917 208 6656 / [email protected]

日内瓦:

拉维娜·沙姆达萨尼(Ravina Shamdasani)+ 41 22 917 9169 / [email protected]
莉兹·斯罗塞尔(Liz Throssell)+ 41 22 917 9296 / [email protected]
杰里米·劳伦斯(Jeremy Laurence)+ 41 22 917 9383 / [email protected]
玛塔·乌尔塔多(Marta Hurtado)+ 41 22 917 9466 / [email protected]

内罗毕:

赛义夫·马甘戈(Seif Magango)+ 254 788 343 897 / [email protected]

标记并分享

推特@UNHumanRights
脸书unitednationshumanrights
Instagram@unitednationshumanrights

该页的其他语文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