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讲话 多个机制

联合国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弗拉维亚·潘谢里女士在人权理事会有关伊朗问题的特别会议上的发言

有关伊朗问题的特别会议

2014年9月1日

2014年9月1日,日内瓦

主席先生,
尊敬的人权理事会各成员国,
各位阁下,

感谢大家召开这次人权理事会有关伊拉克问题的特别会议。

在过去的十年中,伊拉克人民一直忍受着残酷的暴力和动乱。在过去几个月中,随着所谓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组织”及其附属武装团体占领了安巴尔、尼尼微、萨拉丁和迪亚拉省的大部分地区,动乱局势也急剧升级。伤亡人数成千上万,其中主要是平民,基础设施和生计也遭到大规模破坏。100多万人被迫怀着恐惧逃离家园,其生命往往面临着严重而切近的威胁。

人权高专办驻伊拉克人权官员仍在收集伊斯兰国及其附属团体控制地区内犯下严重侵犯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法罪行的有力证据。其中包括针对性杀戮、强迫皈依、绑架、奴役、性虐待、身体虐待和酷刑,以及由于种族、宗教和教派归属而围困整个社群等。清真寺、寺庙、教堂和其他宗教场所和具有文化意义的场所也被故意摧毁。

持续冲突已对伊拉克儿童产生了灾难性影响。许多儿童已沦为冲突的直接受害者,而其他人也受到了身体虐待和性虐待,由此落下的伤痕将伴其一生。属于受到伊斯兰国打击的民族和宗教群体的儿童的权利尤其广受侵犯。在人权高专办工作人员在国内流离失所者营地进行的多次采访期间,许多家庭称伊斯兰国强迫招募年仅15岁的男孩入伍。一些后来设法逃脱的男孩告诉家人,他们被置于军事行动的前线,充当伊斯兰国士兵的人肉盾牌,还有人表示他们被迫为受伤士兵献血。伊斯兰国设立的非法检查站,以及在巴格达和其他地区活动的其他武装团体也使用过童军。

受到袭击的种族和宗教团体

随着伊斯兰国在其控制地区肆意进行可能构成宗族和宗教清洗的行为,基督徒、雅兹迪人、土库曼人、沙巴克人、卡卡埃人、萨宾人和什叶派社群受到了特别残酷的迫害。伤亡的严重程度难以确定。许多人直接遭到杀害,其他人则遭到围困并被剥夺了食物、水和药品。成千上万名来自这些社群的平民都已逃到偏远和荒凉的地点,而据未经证实的报告指出,许多儿童、老人和残疾人已因疲惫和匮乏而奄奄一息。

至少有85万人已在库尔德地区政府建立的流离失所者营内寻求庇护,其他人则前往资源往往稀缺的接待社区。例如,随着伊斯兰国在八月初攻入尼尼微平原地区,该地大量雅兹迪居民和一些从摩苏尔前往该地寻求庇护的基督徒家庭被迫大规模逃离。仅一天内就有约18万人进入库尔德地区。属于这些民族或宗教社群的人们,无论是停留在伊斯兰国控制地区还是许多已逃离的人们都害怕遭到伊斯兰国及其附属武装团体的进一步袭击。

雅兹迪人遭到了包括奴役、身体虐待和性侵犯在内的极恶劣待遇。根据来自尼尼微省的报告,近几周中至少有1000名雅兹迪人被杀害,近2750人被绑架或奴役。而实际的数字可能更高。一些人被强迫皈依伊斯兰教,之后受到伊斯兰国的严密监视。许多拒绝皈依的男性遭到处决,妇女和少女(可能包括未成年人)则被分配给伊斯兰国士兵为奴。至少有2250名妇女和儿童被作为人质关押在塔拉法尔和摩苏尔的巴多什监狱中,以及伊斯兰国控制下的其他地点。

8月15日,位于辛贾尔南部、主要由雅兹迪人居住的科筹村遭到了伊斯兰国士兵的残忍袭击。许多人惨遭杀害,数百名妇女和儿童遭到绑架。有报告称,伊斯兰国还可能对辛贾尔的许多其他村庄发动类似的基于居民民族血统和宗教派别的袭击,我对此深感关切。

基督徒社区也受到了针对性迫害。因此,根据政府官员提供的信息,摩苏尔地区基督徒社群已有8000多人逃离,来自尼尼微省其他地区的逃离人员更为众多。7月17日,摩苏尔的伊斯兰国成员开始将基督徒和什叶派的房舍标记为“伊斯兰国财产”。许多家庭收到最后通牒,要求其转换宗教、缴纳保护税,并在将所有财产和存款留给伊斯兰国士兵后离开居所,否则就会遭到处决。摩苏尔基督教主教稍后告知人权高专办工作人员称所有基督徒都逃离了该市。许多什叶派教徒也逃离了摩苏尔。

什叶派土库曼人也受到针对性打击。直到昨天为止,萨拉赫丁省阿莫利镇至少有1.3万土库曼村民遭到伊斯兰国及其附属武装团体围困,其中包括1万名妇女和儿童。这次围困持续了超过两个月,造成了严重的物资短缺。值得庆幸的是,一项由库尔德地方武装“自由斗士”和伊拉克军队发起并受到国际力量支持的军事行动于8月31日解除了围困,平民们也开始收到拯救生命的人道主义援助。

若这种村庄被伊斯兰国占领,其后果将异常严重。7月2日,伊斯兰国士兵攻入了摩苏尔地区南部尼姆罗德(Nimrod)地区的奥玛尔-汗(Omar-Khan)村并四处搜寻沙巴克人,其中许多是什叶派。他们绑架了40多名沙巴克人和土库曼人,偷走牛和车辆,破坏什叶派清真寺,放火烧毁什叶派圣地并在第二天将其炸毁。报告称,该村大多数居民都逃往尼尼微平原。7月7日,伊斯兰国细节了摩苏尔西北部的阿尔拉什迪亚(al-Rashidiya)村,绑架了40名土库曼人,其中一些人被处决,另一些人仍下落不明。

作为这种广泛而系统性宗教和种族迫害模式的一部分,伊斯兰国故意破坏逊尼派和什叶派圣地、基督教修道院和教堂以及其他具有文化和宗教意义的地点。人权官员正视图记录遭到破坏的古老而广受尊崇的地点名单。仅仅在摩苏尔地区,名单中就包括17世纪的逊尼派Sheikh Fathi墓穴、12世纪的Mar Behnam叙利亚基督教修道院以及被逊尼派和基督徒共同供奉的Nabi Younis(或先知约拿)神殿。

这些社区在同一片土地上共同生活了数个世纪,有些时候甚至是数千年。他们享有继续和平、平等和有尊严的生活在其祖国中的不可否认的权利。伊斯兰国似乎故意对这些民族和宗教群体犯下大规模和系统性迫害行为,并剥夺了其包括生命权和宗教自由权在内的基本权利,否认他们的身份并迫使许多人怀着恐惧逃亡到偏僻和危险的地区。这些非人道和可憎的罪行构成了对人类尊严和人权的严重和蓄意打击,可能构成反人类罪。

摩苏尔和伊斯兰国控制下的其他城市居民

各位阁下,

我对仍身处伊斯兰国控制地区的平民处境深感担忧,尤其是费卢杰、拉马迪、提克里特、泰勒埃菲尔和摩苏尔等地。他们的生活条件令人无法忍受。医疗设施缺乏药品和基本补给,而卫生部门雇员也已数月未发工资。报告指出,摩苏尔和其他一些城市法治近乎崩溃,犯罪率也有所上升。这种不安全问题进一步加剧了平民获得必需服务的难度。

妇女特别受到伊斯兰国的严重限制和虐待。8月14日,伊斯兰国在摩苏尔所有清真寺中发布号令,命令妇女戴面纱遮脸,否则将面临严厉的惩罚。伊斯兰国还设立了一个警察部队来“促进道德和防止堕落”,实质上是强迫妇女遵守针对性别订立的规定。妇女不能在没有男性监护人的情况下在街上行走,关于妇女因违反伊斯兰国规则而被殴打的报道也越来越多。

根据目击证人和幸存者已获证实的报告,7月10日,摩苏尔巴多什监狱中至少有650名男性囚徒被伊斯兰国任意处决。自称维逊尼派的囚徒受到严密审问并在之后被运离该地。什叶派和斯塔宗教和民族群体的成员被命令进入沟渠并遭到伊斯兰国士兵的枪击。士兵们随后检察了尸体,并对任何似乎存活者的头部进行枪击。

我想在此强调,武装团体有义务确保其控制下的所有平民都受到保护,能够不受限制地进入医院和获得人道主义援助,并能够安全而有尊严地离开战争和暴力的发生地。

杀害平民官员和处决失去战斗力的军事或安全人员

人权高专办已收到有关伊斯兰国处决宗教领袖的报告,其中包括摩苏尔12个拒绝宣誓效忠伊斯兰国的逊尼派宗教领袖。已获证实的报告还指出,政府官员和其他公务员也因为是伊拉克行政官员而被绑架和处决。一些案件中,他们的房屋被烧毁,家人也被处决。其他一些人遭到拘留。

我的办事处还收到有关失去战斗力的士兵、警察和包括空军新兵和陆军义务兵在内的战俘遭到完全违背国际人道主义准则的处决或虐待的报告。6月12日,随着伊斯兰国对提克里特(Tikrit)附近的一个伊拉克空军基地的袭击,1500多名青年义务兵失踪。第贾河(Dijla River)中随后发现了许多尸体,证明他们遭到了处决。人权高专办工作人员观看过的视频(经目击证人和幸存者报告确认)证明数百名带着手铐、穿着平民服装的人遭到系统性射击,而他们中的一些在运动服下穿着军装。

伊拉克安全部队和反伊斯兰国民兵在受审议期间执行的处决

人权高专办还收到报告显示伊拉克安全部队和反伊斯兰国武装团体在最近几个月中犯下了可能构成战争罪的侵犯人权和人道主义法的行为。

6月15日,至少有31名被拘留者在塔尔阿法(Tal Afar)的阿卡拉(al-Qalaa)警察局被伊斯兰国士兵攻入前不久逃离职守的警官处决。据报告,6月17日,什叶派武装团体“正义联盟”(Asayeb Ahl al-Haq)成员进入迪亚拉省凯通(Qatoon)地区阿尔瓦达(al-Wahda)警察局并处决了48名被拘留者,所有人均为逊尼派。

8月22日,所谓“志愿部队”的伊拉克安全部队附属团体和其他武装分子一道袭击了哈奈根(Khanaqin)地区巴尼瓦伊斯村(Bani Wais)村的Musab bin Omair逊尼清真寺。他们从清真寺入口、窗户和屋顶向朝拜者开火,造成至少73名男子和男孩死亡,38人受伤。伊拉克军队和警察部队据称在袭击发生时就在案发现场附近,但未能阻止。我对伊拉克代表会议发言人宣布将对该事件进行调查以将肇事者绳之以法表示欢迎。

伊拉克安全部队的迫击炮和炮击已造成克意夫(Tel Keyf)市、巴特那亚(Batnaya)和埃斯库夫(Tel Esquf)镇多名平民死伤。8月14日至15日,基尔库克(Kirkuk)市哈维贾(Hawija)地区的两次空袭已造成25名平民死亡,包括四名妇女和三名儿童,另造成20人受伤。基尔库克市达库克区8月13日的其他空袭也造成平民伤亡,萨阿德村有四名平民受伤,五名平民(包括一名妇女和三名儿童)死亡,阿瓦达村另有三人受伤。

8月14日至17日,安巴尔(Anbar)省的费卢杰(Fallujah)总医院记录了17名平民因炮击死亡(包括一名儿童),26人受伤(包括六名儿童和两名妇女)。我们还收到报告称伊拉克安全部队在萨拉赫定地区百吉(Baiji)炼油厂附近地区进行的空袭易导致至少25名平民死亡,40多人受伤。

结论:问责

主席先生,

我对当前冲突对包括儿童和伊拉克古老而多样的民族和宗教社群成员在内的平民造成的严重影响深感担忧。对平民的系统性和蓄意袭击可构成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包括指挥官在内的个人都应对这些行为负责。

虽然此次冲突已严重减弱了伊拉克政府对该国大部分地区的控制,政府仍应在保护其领土上的所有人民方面担负主要责任,且必须努力落实这项义务。此外,持续武装冲突各方都有义务遵守对所有冲突行为适用的国际人道主义法和对战争与和平时期都适用的国际人权法。

各方还必须在其有效控制的区域内采取一切可行的预防措施以保护平民免受敌对行为的影响,并尊重、保护和满足平民的基本需求。此外,我必须严正指出,冲突各方有义务给予放下武器或失去战斗力的武装部队成员人道主义待遇。

前任高级专员纳维·皮莱曾多次明确呼吁各方立即停止针对伊拉克平民的暴力和虐待行为。我今天在此重申这一呼吁。我们收到的报告显示,非人道的行为已达到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我对正在发生的迫害行为尤为关注。正如我之前所言,伊拉克的一些团体正根据民族和宗教身份蓄意而严重地剥夺人们的基本权利,这是有违国际法的行为。这也是国际法中规定的反人类罪。

国际社会必须加强努力保护所有伊拉克人,包括民族和宗教少数社群和特别弱势的群体。国际社会和伊拉克政府必须极尽所能确保任何参与或支持犯下这些罪行的肇事者都被依法问责。
人权高专办和人权活动家已尽其所能记录下所有侵犯人权行为,并将继续记录以确保肇事者将最终被绳之以法。由于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尤其是在拉卡省犯下的大量人权侵犯记录,我们将对伊斯兰国士兵和领导的行动进行特别严密的监督。

我敦促国际社会协力支持包括库尔德地区政府在内的伊拉克政府,以为有需要的平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无论其身处何方,并确保对那些因暴力和迫害而流离失所者的保护和需求。

更多信息和媒体请求请联系鲁珀特·科尔维尔(Rupert Colville,41 22 917 9767 / [email protected])、拉维纳•沙姆达萨尼(Ravina Shamdasani,+41 22 917 9169 / [email protected])或塞西尔•普伊(Cécile Pouilly,+41 22 917 9310 /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