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讲话 特别程序

联合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在结束2015年1月19日至23日对日本的访问之际发表声明

2015年1月23日

日文版

东京(2015年1月23日)——我很高兴能回到日本,作为联合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开展正式访问。我感谢日本政府一如既往地与我的任务开展了出色的合作,也要感谢所有在访问全程中表示支持的人。

首先,我想表达我个人对两名日本人的担忧,他们目前正被中东一群暴力极端分子扣为人质。同样,我也要向他们的家人在这段艰难时期中经历的痛苦深表同情。

访问期间,我与以下人士进行了会谈:绑架问题担当大臣;外务大臣政务官;综合外交政策局长;内阁情报官;警察厅外事情报部部长;人权人道课长,外务省亚洲和大洋洲副局长;绑架被害者及其家人支援担当室负责人;负责绑架问题的议会成员协会负责人。我还与被绑架者家人协会的成员、其他民间社会代表和外交使团成员进行了会谈。

本次最新访问是在近期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就朝鲜问题取得重大进展的背景下开展的,国际社会对朝鲜政府的行为进行了明显更为细致的审查。2014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一项关于朝鲜人权状况的里程碑式决议。这项决议以压倒性多数获得通过,为安理会审议朝鲜状况开辟了道路,包括可能将这一情况移交国际刑事法院。去年12月,安理会召开会议讨论了该状况,对绑架问题予以大量关注。虽然并不期待在这个阶段取得具体的成果,我仍要欢迎朝鲜状况目前在理事会议程中牢牢占据了一席之地。这是充满前景的进展,它应归功于日本和其他会员国多年来的持续努力,让国际社会意识到朝鲜政府犯下的严重人权侵犯。

访问的目的需要根据日本和朝鲜政府就日本人被绑架问题所开展对话的最新进展来确定。我对本次对话表示欢迎,但很遗憾它已被拖延了好几个月。在承认必须维持双边努力来解决问题的同时,国际社会也务必提供广泛支持来有力地应对这一问题,立足于一项全面的战略,旨在解决由朝鲜政府支持和实施的国际绑架和强迫失踪问题。应人权理事会之邀,我正在准备这样一项战略,其主要内容将会在理事会2015年3月25日的下一场会议中呈报。所有利益攸关方在实施这项战略方面的合作将至关重要。

过去一段时间内,我们认识到,被绑架日本人的规模并不仅限于最初认定的、尚未回到日本的12人。我了解到,警察厅正在研究多年来881起可能涉及朝鲜的绑架案件。这明显会在日本社会中造成深刻而广泛的担忧,但也应该是整个国际社会的担忧,必须用更大的决心加以解决。

另外使我感到高兴的是,与我会谈的所有对话者都表明,他们已准备好与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即将在大韩民国的首尔成立的外地部门进行合作。该外地部门将接受人权理事会的任务,负责跟进朝鲜人权状况调查委员会的工作,委员会此前通过调查发现,朝鲜已犯下过构成危害人类罪的严重人权侵犯行为,包括绑架和强迫失踪。所有利益攸关方务必要支持这一办事处未来的工作。

对此,我要欢迎日本非政府组织对绑架问题的全心投入,并强烈鼓励它们一起积极参与一项共同努力,不论在国内还是国际上,寻求真相和正义,坚决地终结这种悲剧。民间社会组织一向是关键的参与方,政府应该始终努力让其参与到对抗人权挑战的过程中。

最后,我要向被绑架者家人表示最深切的敬意。他们经历了几十年的痛苦时光,我再一次对他们有尊严的平静态度和不屈服的勇气深深感到钦佩和感动。他们一直是我们所有人继续努力、寻找真相、带回其亲人的重要灵感和动力源泉。

我再次感谢所有在访问中抽出时间与我会谈的人士,并期待为了追求我们的事业进一步开展合作。

马祖基·达鲁斯曼先生(印度尼西亚)在2010年8月被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命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人权状况特别报告员。作为特别报告员,他独立于任何政府或组织,以个人身份行使职责。他曾在三个成员组成的联合国调查委员会任职,负责调查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娜齐尔•布托(Benazir Bhutto)遇刺案件,还曾担任联合国秘书长斯里兰卡问题专家小组主席。2013年3月,人权理事会指派达鲁斯曼特别报告员同时任职于由三人组成的调查委员会,负责调查朝鲜蓄意、普遍和严重侵犯人权的报告。

更多信息请访问: http://www.ohchr.org/ch/HRBodies/SP/CountriesMandates/KP/Pages/SRDPRKorea.aspx

联合国人权,国别页面——朝鲜: http://www.ohchr.org/ch/countries/AsiaRegion/Pages/KPIndex.aspx

多信息和媒体请求请联系纪尧姆·裴弗雷(Guillaume Pfeifflé,+41 79 752 0483 / [email protected])。

该页的其他语文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