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讲话 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福尔克尔·蒂尔克结束对委内瑞拉的正式访问

2023年1月28日

2023年1月28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福尔克尔·蒂尔克(Volker Türk)在委内瑞拉迈克蒂亚西蒙·玻利瓦尔国际机场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人权高专办

大家好,感谢各位的光临。

首先,我要感谢委内瑞拉政府的邀请。在访问期间,我与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总统、德尔西·罗德里格斯(Delcy Rodríguez)副总统,内政、司法与和平以及国防部长举行了会晤。我还会见了国民议会主席和“墨西哥对话(Mexico Dialogue)”政府代表团团长,该对话旨在解决委内瑞拉的政治和经济危机。

我还与最高法院院长、总检察长和监察员举行了会议。另外,我还会见了参加“墨西哥对话”的“统一平台(Unitary Platform)”的代表团成员。这些会面提供了广泛而多样的视角,使我能够全面了解委内瑞拉面临的挑战。

一般而言,在进行国家访问期间,与尽可能广泛的民众交谈对我来说至关重要。在加拉加斯,我会见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25多名民间社会成员、人权维护者、侵犯人权行为受害者和受害者组织的代表。我感谢他们与我进行了开放和坦率的对话。我也非常感谢罗马天主教会代表在会面中与我分享的深入见解。

我想先与各位分享此次访问给我留下的一些印象。

  • 当前,委内瑞拉面临着社会支离破碎、各群体信任破裂的状况。
  • 我遇到的许多人都表达了对建立桥梁以弥合这些分歧的迫切需要和渴望。
  • 委内瑞拉在公民、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面临人权挑战。
  • 国家和国际行为者以及联合国需要帮助委内瑞拉克服危机。重要的是,寻找机会开始克服委内瑞拉人之间的深刻分歧并重建社会契约。

在所有互动中,我都强调了今年作为《世界人权宣言》七十五周年的重要性。这不仅仅是日记中的一个日期或一份神奇文本,而是一个真正的机会,去解决和推动许多长期存在的问题,促进对话,在数十年的破裂后促进愈合。

在与当局的坦率对话中,我提出了关于公民空间、拘留条件和司法延误等方面的问题,鼓励当局采取有意义步骤改革司法和安全部门,带头与受害者和民间社会组织建立信任,倾听其意见,让他们有意义地参与对话,并回应其困境,尤其是受害者的困境。

在我与马杜罗总统会晤后,他公开表示愿意改进司法系统。这是改革的一个关键领域,我和办事处将提供支持和专业知识来协助实现这一目标。

从这些讨论来看,我认为委内瑞拉的各政治和社会阶层都普遍承认改革的必要性。

我还听到了关于民众遭到任意拘留和酷刑,及其家人在安全行动和示威中被杀害的指控。一位妇女情绪激动地讲述了两年前她的姐姐遭遇拘留、强奸和折磨的经历。在与总统和各位部长的会晤中,我呼吁释放所有被任意拘留的人。这也是我的全球呼吁的一部分,我呼吁各国政府大赦、赦免或释放所有因行使基本人权而被任意拘留的人。

除此之外,我还提出了广泛和长期使用审前拘留的问题,以及就被剥夺自由者问题进行改革的必要性。

我得到了承诺,酷刑投诉将得到果断和全面的调查,责任人将被绳之以法。我鼓励当局采取果断步骤,彻底结束酷刑,并批准旨在预防酷刑和改善拘留条件的《禁止酷刑公约任择议定书》。这也符合委内瑞拉在日内瓦普遍定期审议进程中的自愿承诺,即全面审查现有的预防酷刑法律框架并加强国家预防酷刑委员会。

我还敦促当局批准《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关于环境问题的埃斯卡苏区域协定。

民间社会行为者介绍了监狱中经常出现的严峻局势,以及缺乏足够的食物和药品、难以及时和充分地获得医疗保健的情况。我在该国的小组会定期访问拘留中心,但正如我向当局指出的那样,这必须包括所有拘留中心,包括军方管理的拘留中心。与当局的交谈使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能不受限制地进入该国的所有拘留中心。

关于其他具体问题,我很高兴听到当局承诺会废除《军事司法组织法》第565条,该条将同性关系定为刑事犯罪,被认为已经过时。这一步骤符合一位性少数社群代表向我提出的关键要求。

关于监管非政府组织的拟议法律,我想从人权视角分享我们的意见和关切。我重申过保证公民空间的重要性,我强烈敦促当局采纳我们的意见。

我也敦促当局修改将堕胎刑事化的限制性法律规定,这些规定会导致被迫寻求秘密堕胎的妇女死亡。

我在该国的小组已经获得了一些司法档案,参加了一些听证会,以便能够从人权视角提出关于进行调查和诉讼的建议。这很重要,我鼓励当局制定标准做法。

民间社会、工会成员和养老金领取者等群体在会谈中向我强烈传达了委内瑞拉面临的经济和社会挑战,包括最低工资和养老金方面的挑战,以及限制人们享有获得食物、水、医疗保健、教育和其他经济和社会权利对人们生活产生的影响。

他们描述了经常停电、缺乏自来水、教师因无法靠月薪生存而辞职等情况。教会代表告诉我,他们不需要查看报告就能知道正在发生什么,因为只要他们走上街头帮助一些最脆弱社群,痛苦就呈现在眼前。据联合国统计,该国有超过70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

我听取了包括人道主义行为者和联合国机构在内的各方人士的发言,了解部门制裁对人口中最脆弱人群的影响,以及制裁对国家恢复和发展造成的障碍,尤其是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之后。我遇到的人们描述了他们如何拼命获得维持生计所需的基本产品,无法找到亲人亟需的药物,以及为了生存而进一步负债所造成的精神影响、焦虑和抑郁。

虽然委内瑞拉经济危机的根源早于经济制裁的实施,但正如我在互动中强调的那样,2017年8月以来实施的部门制裁显然加剧了经济危机并阻碍了人权。

我的办事处一再建议会员国暂停或解除对人权产生不利影响并加剧人道主义局势的制裁措施,对施加于其他国家的单方面强制性措施,我们也提出相同的呼吁。

土著人民也表达了他们的正当不满和对社群的担忧,因为采矿作业、毒品贩运组织和非法武装团体对其生计、文化甚至生存构成了威胁。任何影响土著人民的决定都必须获得他们的事先知情同意,这非常重要。

我听取了委内瑞拉政府和参加“墨西哥对话”“的“统一平台”各代表团的意见。我重申了对正在进行的讨论的支持,强调了在这一政治进程中听取受害者意见的必要性。虽然我绝不会低估未来的挑战,但我敦促各方相互倾听并开启有意义对话,以找到对未来的共同愿景。这一路上会遇到障碍,但正如河流不会因石头而停止流动,我们也可以通过参与和建设性对话绕过障碍,开辟前进的道路。

各方都需要思考他们所希望的委内瑞拉的未来,我的办事处已准备好成为委内瑞拉国家机构与人民之间的桥梁,提供我们的人权视角和专门知识,包括与选举进程有关的知识,帮助确保围绕人权的讨论不会被政治目的操纵。

例如,我的小组成员在一名男子被拘留期间进行访问并努力确保他获得释放,这是我听到的最有说服力的叙述之一。被拘留男子表示,这让他放心,因为自己没有被遗忘。尽管我们在委内瑞拉的驻地办事处规模不大,但与我交谈的每个人都对其表达了赞赏。

至于在国外的委内瑞拉人,我鼓励委内瑞拉当局继续并加强与联合国机构的合作,确保所有寻求回国的人能够自愿、安全和有尊严地返回。

我的办事处是在前任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访问委内瑞拉后在该国开始运作的,在所有互动中,我都听到了对办事处在全国各地所做工作的强烈赞赏。令我感到鼓舞的是,委内瑞拉政府决定将办事处在该国的驻留再延长两年,使其能够继续甚至加强在该国的工作,帮助推进人权议程。

我致力于继续参与委内瑞拉的工作,不仅因为联合国大会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授权,也因为我坚信这对于创造更美好未来至关重要。我和我的小组会向所有利益攸关方提供支持。

谢谢大家。

更多信息和媒体问询,请联系:

莉兹·斯罗塞尔(Liz Throssell)(与高级专员同行)–
[email protected]

加拉加斯:
埃琳娜·鲁伊斯·拉布拉多(Elena Ruiz Labrador)– +58 424 2088 609 /
[email protected]

日内瓦:
玛塔·乌尔塔多(Marta Hurtado)+ 41 22 917 9466 [email protected]
拉维娜·沙姆达萨尼(Ravina Shamdasani)+ 41 22 917 9169 / [email protected]
杰里米·劳伦斯(Jeremy Laurence)+ 41 22 917 9383 / [email protected]

标记并分享

推特 @UNHumanRights
脸书 unitednationshumanrights
Instagram @unitednationshumanrights

该页的其他语文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