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酷刑和不人道待遇

打击酷刑:“我们是否已做得足够?”

2015年4月24日

一名男子在智利点亮蜡烛纪念酷刑受害者 © EPA/Claudio Reyes

“酷刑是一种人为的灾难。”费里希塔斯·特罗厄说,“不论发生在何地,酷刑都是一种紧急情况,也是对受害者及其家人和社区的直接攻击。”

特罗厄是集体反对酷刑和有罪不罚组织(Colectivo Contra la Tortura y la Impunidad)的共同创始人,这个墨西哥组织为酷刑受害者及其家人提供援助。她在联合国酷刑受害者自愿基金于日内瓦组织的一场关于酷刑受害者获得补救问题的公开会议上发表了上述声明。这场会议汇聚了来自为酷刑受害者提供医疗、心理、法律和社会康复的从业人员和专家,以交流相关知识和最佳做法。

自1981年起,基金就为康复中心提供资金——这些中心向近100万酷刑受害者提供援助。其目的是帮助受害者及其家人重建生活,并为他们受到的人权侵犯寻求补救。

“不过现在为打击酷刑和有罪不罚所做的一切已经足够了吗?”黎巴嫩的“重新开始”暴力和酷刑受害者康复中心(Restart Centre for Rehabilitation of Victims of Violence and Torture)主任苏珊娜·雅布女士(Suzanne Jabbour)问道。她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够。

“如果你对这个答案感到尴尬,如果你也仍在怀疑这应该是多么基本的问题,那么请在今天重新做出承诺。”雅布说。

痛苦的正常化

位于肯尼亚的独立医疗法律股(Independent Medico Legal)的执行主任彼得·基亚马(Peter Kiama)说,对酷刑无动于衷的后果是产生了这样一代年轻人,他们相信,痛苦和苦难是很普通的。他说,贫困是酷刑新的一面,贫穷的年轻人会被经常使用酷刑的组织招募。

“这意味着,年轻人从小就认为痛苦是正常的,然后这些人会回来对我们施加痛苦,我们会因此惊讶。”他说,“现在应该加大对打击酷刑和虐待的支持,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停止让酷刑……成为我们在社会中成长的正常部分。”

保护你的某人”

美国波士顿医疗中心的精神病学家林·皮沃瓦尔兹克(Lin Piwowarczyk)说,根据国际特赦组织近期的一份报告,141个国家对其公民犯下了酷刑和虐待行为。她说,全世界目前约有30%的难民人口经历过某种形式的酷刑,各机构必须了解如何应对这个日益增加的挑战。

皮沃瓦尔兹克讲述了一名叫做玛丽(Mary)的患者的故事。当玛丽来到中心时,很明显她正饱受着酷刑相关创伤的后遗症。她没有进行目光交流。她很多时候都在哭,极少说话。皮沃瓦尔兹克说,她在自己的国家落入军事人员之手,忍受了多次强奸,当时已怀孕27周。

然而,经过高强度的治疗,玛丽已经开始恢复。在其中一个治疗阶段,玛丽握着治疗人员的手,给了她一串深蓝色的木质项链。在玛丽逃离自己的国家前,母亲给了她这串项链,并说道:“有一天你会找到保护你的某人。把项链交给这个人。”

“我要把这串项链象征性地交给你们所有人。”她边说边举起项链对着听众,“今天在场的诸位有能力带来重大的影响,我对你们每个人的问题是,你们愿意这样做吗?”

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ohchr.org/ch/Issues/Torture/UNVFT/

参与本周会议的专家的简历与言论摘录请见:
http://www.ohchr.org/EN/Issues/Torture/UNVFT/Pages/41stSession.aspx

2015年4月24日

一名男子在智利点亮蜡烛纪念酷刑受害者 © EPA/Claudio Reyes